月の影,影の海

【一发完】一步之遥 柯王子

拖拖:

这是一篇在群里脑洞出来的文,起先是说想看柯总和小王子跳Tango,于是就脑出了这么个产物,非常文艺,我本人文笔很烂,所以写的时候参考了一些日本小说,如有雷同那肯定是因为我参考得太生硬(够)


很喜欢沉默寡言但是内心细腻闷骚的柯总和表面轻松快乐,其实内心藏有故事的Jack之间的互动,其实里面很多细节都是我埋下的小心机,柯总话不多,但那时心里活动特别多,这样的反差我特别喜欢,还有Jack,简直想要亲眼看到他们两个跳舞,最后一幕他们跳起无声的舞蹈的时候,我虽然没有描述很多,因为跳舞的过程之前已经写过了,但是写到那里,把自己感动的不行……噗~真是没出息的作者~~


文中提到的音乐 Por Una Cabeza 在这里: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72256821/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推荐就着音乐食用


-----------------------------------------------------------------------------


在鞋底和被雨水淋湿的地面之间,能感觉到粘滞的水声。Curtis打着伞,走在初冬的道路上,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从公吅司到他的家,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是走路就能很快到达的距离。不过他并没有开车,即便是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冬雨,他还是选择拿上伞,穿过公园,走过楼群,散步回家。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最主要也是他并没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也没有等待他的家人,所以也许在路上找到一家有兴趣的餐厅,吃一顿温暖的晚饭再回去也是不错的选择,总之这么想着,Curtis已经走了好一段路。


叫做Curtis的男人在这个很多人向往的大都市已经打拼多年,他有一个自己的公吅司,规模不小,每天除了工作相关的场所,他不是在家,就是在路上。他几乎没有朋友,也不太社交,公吅司的员工手下对他也只是公事来往。本来作为公吅司老板,大家对他多少有些敬畏,再加上他总是沉默寡言的样子,也就从没有人想过主动去亲近他。Curtis觉得自己从没有在意过这些事情,毕竟人有权吅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有的人喜欢夜夜笙歌,有的人喜欢独自狂欢,他不喜欢社交,这并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像他喜欢每天走这条回家的路,不需要和人交谈也不需要有人陪伴,只是这么缓慢地踏步走着。


他的公寓在这个城市中心地带,每次他都会经过一个很小的街心公园,沿着公园的园路走到尽头,才能到达通向公寓楼群的马路。在这段路途中,有时能让他完全忘记自己曾经的坎坷,或是那些雄心壮志的情怀和许许多多悲伤又或者快乐,产生一种非常平静的心境。也许是眼前的生活和心中期许之间的落差在这样的风景中得到调和的缘故,难道这就是寂寞?Curtis不自禁想着。在走出这个公园之前,确实有这么一段时间,能让自己发掘出心中真吅实的一面,这一点Curtis非常明白。既然如此是否应该干脆在此停留或是干脆往回再走一遍,让自己再多和自己做一些沟通?想归想,Curtis并不会这么做,因为那些感动也只有过一次,如果再重新走回去,恐怕只会看到一些之前没有注意到的杂乱角落和被雨水浸泡过的垃吅圾。


走过那段路,Curtis会走进熟悉的餐厅,吃一顿无功无过的晚饭(事实上虽然想过,可是他却从没真正走进过别的餐厅),然后默默上楼回家。


今天


当他走出电梯,忽然看到楼道走廊的尽头,在他公寓隔壁的房间门前,站着一个高挑纤瘦的年轻男人,灰绿色的大眼睛和白吅皙的皮肤让他脸上的忧愁都显得那么好看,棕色微微卷起的短发分得恰到好处,嘴唇泛着健康的红。他身上穿着黑色的羊毛大衣,灰色的西裤包裹吅着纤细的双吅腿,脚上棕色的布洛克皮鞋上并没有沾染多少泥水,看来是在进入大楼以后细心擦吅拭过。


Curtis在想自己是否要和他说句话,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在他心中打散,因为他甚至想不出依照惯例,人们在见到邻居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这样想着,Curtis已经走到了家门前,他极力避免和对方视线交错。


“您好……”那个男人终于开了口。


“……”Curtis转过身去,望向他,没有说话。


年轻男人露吅出一种令人拥有好感的有教养的微笑。


“可以麻烦您一件事吗?我今天把钥匙忘在了家里,也许您可以让我从您公寓的露台上翻过去。”


Curtis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大概是他那习惯上过于严肃的表情,让对方感到了压力,那个年轻男人试探地又问道:“您是否不方便……”毕竟他们之前并不认识,他看起来有些难堪。


“不。”Curtis开口道:“你这么纤瘦的身材,要翻过露台可不是一件轻吅松的事情,不如我翻过去,替你打开门?”


“真的吗?”年轻男人脸上露吅出惊喜的笑容,他笑起来真是好看极了,Curtis在心里暗暗想道。


当Curtis翻过露台,为年轻男人打开家门,他自然也受到了对方感激的邀请。


Curtis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他叫Jack Benjamin。


“你是个舞蹈家?”Curtis看着柜子上摆放的一些奖杯和墙上Jack的照片问道。


“只是一个舞者。”Jack给Curtis倒上一杯红茶,微笑着回答。他的上下牙齿咬合得非常好,有些特别的下巴曲线看起来十分可爱,与笑起来下垂的眼角不同,红吅润的嘴唇两边往上扬起,灰绿色的眼睛上方覆盖着细细密密的长睫毛,真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


“你有一家舞蹈学校?”Curtis抿了一口茶,指了指一张位于教室课堂中的合影问。


“是的,就在第59街,地方不大,胜在交通方便。”Jack为自己的红茶里添了一颗方糖。


Curtis点点头,那条街正好在他回家路上。


Curtis在Jack的公寓里喝了几杯茶,大部分时间里都是Jack在和他说话,他聊到这个城市的天气,聊到公寓附近的好餐厅,聊到附近的剧院最近正在上演什么好戏码。Curtis觉得那些本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从Jack嘴里说出来,却都变得有趣起来。回家以后,他开始考虑,自己明天是否可以真正的换一家餐厅吃晚饭。


第二天,Curtis依旧没有开车,他在回家的路上拐到了Jack向他推荐的餐厅,甚至点了Jack向他推荐的菜,吃完晚饭,他的心情有些愉悦,手伸进西裤口袋,却摸吅到一张卡片。Curtis把卡片掏出来看,那是Jack给他的名片,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印刷着Jack的名字,背面还有舞蹈学校的地址和上课时间。


看到Curtis出现在教室门外,Jack显然有些意外。他对教室里自己正在指导的两位学吅员说了几句话,就往Curtis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您好!Everett先生。”Jack笑着走过来,他身上穿着舞者的练习服,一眼就能看到他优美的身材曲线。


“您好。”Curtis点点头,他有些好奇地看着教室里跳舞的学吅员们,那些人有老有少,也有一些看起来十分专吅业的年轻人:“这就是你的学校?”他跟着Jack走进教室。


“是的,和您想象的一样吗?”Jack回头对他露吅出一个好看的笑。


“老实说我之前从没进过舞蹈教室……”Curtis在Jack的指引下坐到教室旁的椅子上。


“那您可以到处看看,一会儿我给那两个学吅生布置好练习任务,再过来找您。”Jack说完就走向那两个学吅员,他们看上去像是专吅业的舞者,在Jack的指导下跳一种非常好看的双人舞。


Curtis心里忽然涌起一些情绪,他之前从未有过的情绪,就像雨点一下一下滴落在平静的湖面上,让湖水泛起一片涟漪。


他忽然想试试,这样跳舞。


“所以您说您也想要学Tango?”洗过澡换好衣服的Jack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花草香味。


Curtis心想原来那两个人跳的是Tango啊。


“Tango是很美的舞蹈。”Jack笑着和Curtis一起走出学校——他们回家的路是一样的。


“您可以试试从一些基础的舞步开始。”


Curtis点点头。


“可是您今天过来的时间有些晚。”


Curtis心里想,如果晚餐在公吅司吃,他也许还可以再早一些。


“如果您不介意,下课以后我可以再留一会儿,给您单独授课。”Jack想了想:“毕竟现在学校里好像已经没有无基础的学吅员,让您插到中级生的班里不太合适。”


Curtis没有拒绝,他决定以后还是在外面的餐厅吃晚餐。


学吅生下课后的教室,一下子显得宽大了很多,第一次接受Jack的授课指导,Curtis显然有些紧张。


“放松您的肩膀。”Jack的右手搭在Curtis的右肩上。他们的身吅体贴得很近,Curtis觉得自己的腹部几乎碰到Jack的腰侧。


“左腿前进,右侧身吅体引导……”Jack的右腿向后滑,他用眼神示意Curtis沿着自己的方向迈出第一步。


Curtis僵硬地迈出左脚,这感觉和刚才他学着Jack的动作单独练习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第三个两步的时候,他成功踩到了Jack的脚上。


“抱歉……”Curtis忙把脚收了回来。


Jack并不介意,笑着说:“那我们速度再放慢一点。”


Curtis之前并没有想到Tango竟会这么难,他觉得自己的身吅体就像是一台机器,一台生锈的机器,随着Jack所数的节奏,一步迈出,二步前进,笨拙地移动着身吅体。


从此Curtis的生活开始和以前不一样,他每天从公吅司出来会先去Jack学校附近的餐厅吃晚餐,然后在Jack的指导下学习Tango,再和Jack一起从学校走回公寓。


当他走过那个街心公园,和Jack一起,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愉快代替了寂寞。Curtis依然是那么寡言少语,可是Jack却好像与其他人不同,他并不在意,而是源源不断的能找到与Curtis交谈的话题。


“下周末我会和朋友一起去剧院,现在上映的话剧我很早之前就想要去看,如果有时间,在剧院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很棒的咖啡厅,那边的曲奇味道你真应该尝尝。”Jack向Curtis述说着自己的生活,一个年轻的舞者的兴趣和消遣,这些事情就像是斑斓的蝴蝶,飞进Curtis原本只有黑白灰三色的世界,他很有兴趣地听着,偶尔笑笑。


“好吧!要说再见了!”Jack打开房门对Curtis挥手告别:“别忘了多练习!”他带着笑意的眼角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喜欢。以至于Curtis时常想起他的鼓励,甚至在公吅司没有人注意的地方,时不时来上几步。


舞蹈学校一周只有周一到周四晚上会安排课程,Curtis周末也没有什么安排,想要让Jack给自己布置一些练习,好让自己能尽快跳出相对完整的舞步。周四的晚上,他来到舞蹈学校,把想法对Jack说,Jack却忽然开口道:“如果你周末晚上有时间,就再来这里吧,我可以陪你练习。”


“可是……”Curtis记得他曾经说过周末和朋友有约。


“嗯……之前同你说过和朋友约了去剧院,但是他没办法赴约了,所以我周末的晚上就空了出来。”Jack说这话的时候看着窗外,霓虹灯和街灯的光透过窗子映照在他脸上,Curtis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哦……”Curtis想了想对他说:“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想去看那出剧。”他想和Jack去看那出剧。


“真的吗?!”Jack转过脸望着他,灰绿色的大眼睛中闪着喜悦的光彩,可是他很快又皱起眉头:“会不会耽误你的练习……”


“那没事。”Curtis说道:“看完了话剧不会太晚,我想……或许我们可以回来再练一小会儿。”


“说的也是……”Jack笑得充满期待,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想去看那出话剧。


那出话剧所讲的是什么,Curtis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晰了,他只记得看完话剧,Jack的眼眶是湿吅润的,他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默默递上手帕。年轻的舞者用手帕拭去眼中滚落的泪水,脸上扬起带着忧愁的笑,那一刻Curtis很想要给他一个拥吅抱,说不清是想要给他还是自己以安慰。他们还是去了Jack所说的那家咖啡店,吃到那里香甜的曲奇,Jack的心情仿佛好了很多。


两人都不愿回家,于是走着走着来到了舞蹈学校,Jack打开灯,两人只是把外套脱了,就这样开始练习。


Curtis私下练习的成果渐渐显现,Jack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木讷又不善言辞的男人,对Tango竟有着这么执着的喜爱。他进步得很快,基本舞步学完以后,他们开始了配合音乐的练习——当然,Jack给他的是最初级的编排。


“好的,腰挺吅直,这里不是用旋转带起下一步,而是用身吅体带着旋转,对,这与华尔兹的感觉完全不同……”Jack一边和Curtis在音乐中移动步伐,一边强调动作的要领,他漂亮的颈项随着音乐伸展,高高仰起的下巴朝着他们前进的方向,从Curtis的角度能看到他的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照耀下闪着一层金色,还有他精巧高挑的鼻梁,那永远像是带着一层水光的红吅润双吅唇。


“这首舞曲:Por Una Cabeza,如果一直随着音乐跳下去,似乎永远不会结束。”Jack在能够和Curtis顺利伴随着音乐行走后,开始说一些关于音乐和Tango的事情。


“当你停下来,会觉得怅然若失,就仿佛不该在此终结,永远像是还差一步,心中总是期待那个旋律再次响起。”


Curtis静静听着他的描述,仿佛那说的不是舞曲,而是自己的心事。是否要停下,是否要迈出下一步,那是带着甜吅蜜的酸楚味道,当那旋律停止,他的心也像是被掏空了。


“你进步很快。”Jack欣慰地关上音乐。


Curtis牵起嘴角笑了笑,满脸的胡茬总是能掩盖他一些微不足道的情绪。


Tango是关于爱情的舞蹈,Jack曾这样对他说。


“你很喜欢Tango?看来你的心中对爱有着别样的向往。”Jack总能指出Curtis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


“Tango又被称为‘情人之间的秘密舞蹈’,跳舞的人表情严肃,左顾右盼,沉溺于爱河却又如惊弓之鸟,也许正是这种带着危险和神秘感的关系,让人更为狂吅热的投入,仿佛在交战,又像在热爱。谁能不被它折服呢?”回家的路上,Jack还在为Curtis解释Tango的内涵,大约是在他看来Curtis已经到了可以在舞步中灌注一些情感的阶段。


是的,谁能不被他折服呢?Curtis感同身受。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Curtis每周一到周五的晚上都会到舞蹈学校和Jack一起跳舞,有时候他们相对无言,只是这样随着音乐踏出舞步。


Curtis那一次开车离开公吅司,是因为他接到Jack的电吅话,电吅话里Jack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对他说,自己准备把舞蹈学校关掉。Curtis从未有过这么急切的想要到达一个地方,他把车停到Jack的学校楼下,抬头看教室的窗户只有那一间还散发出微弱的灯光。大步跨上楼梯,Curtis奔上楼,来到那间教室——Jack平日里教他跳舞的教室。


偌大的教室里只开着一盏灯,这让屋子里的黑吅暗看起来比光吅明更有力量。Jack坐在教室中间的一张椅子上,他面向临街的窗户,背对着门口,那背影看起来落寞又忧伤。


Curtis走进去,听到他的脚步声,Jack回过头,他的脸上满是泪痕,却还是挤出一个勉强的笑。Curtis站在那里,静静看着他。


“也许我还能陪你最后跳一支舞。”Jack站起身,走到Curtis的面前。


昏暗的教室中,音乐响起,Jack的手搭上Curtis的肩膀。


小提琴的旋律,像极了Jack,他的慵懒,他的优雅,他的高贵和骄傲,脚步交错,带着忧郁的欲拒还迎,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时而靠近,时而仿佛要离开。


钢琴有力的击键声响起,Curtis一下抱紧了Jack的腰,这让Jack有些惊讶,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主导的舞步,现在被Curtis带领,就像带着许多的不舍,两人的身吅体紧吅贴在一起,当Jack想要分开,Curtis却把他搂地更紧。两人就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纠缠。Jack在Curtis的身前旋转,又再次回到他的怀抱,时而为他仰下腰吅肢,时而随他向前迈步。


小提琴的旋律再次响起,Jack已经把主动全权交到Curtis手中,随着Curtis充满力量的舞步引领,他纵情地展现着自己的身姿与步伐。原本昏暗的教室仿佛都为他的光彩变得明亮起来,Curtis沉醉在舞步中,也陶醉在Jack灰绿色的眼眸之中。


不知那旋律是何时停止的,只是后来,在Curtis宽敞的车里,他们疯狂的拥吅抱接吅吻,Jack颤吅抖着为Curtis打开身吅体,在Curtis宽厚的怀抱中泣涕着达到高吅潮。


在Curtis公寓的大床吅上,Jack低低呻吅吟,他动吅情的样子比Curtis想象中要美一万倍,他柔韧的身吅体像藤曼依恋大树一般纠缠着Curtis结实的臂膀和腰背,当Curtis的吻落在他胸前的时候,他的下巴高高扬起,纤长的颈项划出柔美的曲线。Curtis轻轻吅吻过他全身每一片肌肤,就像想用这种方式记下属于Jack的全部。Curtis略带粗糙薄茧的手掌划过Jack的脚踝,小吅腿肚,大吅腿……捧起他雪白柔吅软的双吅臀,每当Curtis进入的时候,Jack总会不自禁地颤吅抖,他像是抓吅住救命的稻草一般伸出细长的手臂,环抱Curtis的颈项,高高抬起腰部迎合着Curtis的律动。他叹息,他低泣,他呼唤Curtis的名字,他情不自禁咬紧薄唇,他像一朵在这黑吅暗房间中翩然绽放的花朵,艳吅丽盛放,开到荼蘼。


当清晨的阳光撒进这个房间,经历了一夜激吅情的大床吅上只剩下Curtis孤单一人,他依旧能闻到Jack身上带着淡淡花草香的味道,却再也不愿想起那双仿佛永远带着露水的灰绿色大眼睛。


就像那些俗套的小说里所写的,一个年轻英俊的舞者,与已有家室的男人坠入爱河,他们的秘密恋情危险又狂吅热,却像投入烈火的干柴,短暂的爆裂燃吅烧后灰飞烟灭。舞者难以割舍,仍独自在舞池中流连不愿离去。而今,他终于看清那支舞曲早已结束,那最后的一步永远不会再有机会踏出,于是他决心远走,离开这个撒满他们回忆的地方,去收拾自己遍布疮痍的心。


Curtis终于明白之所以和Jack如此投机大概是因为两颗寂寞的心之间相互的吸引,他曾不止一次的感觉到自己和Jack之间还有一个人的影子时隐时现,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无法不去徘徊和流连在Jack身旁,他深爱着他的忧愁,他的喜悦;他的矜持,他的迷惘挣扎。


在那之后不久,Curtis的隔壁搬进了一家三口,有时那家的乖吅巧女儿会在电梯里和Curtis打招呼,Curtis只是点点头,他并不擅长和邻居寒暄。


舞蹈学校没有关闭,而是由Jack的一个朋友接手继续经营着,但是Curtis再也没有去过那里。每天下班从公吅司回家,他总是默默走那一段路,有时候他会故意走远一些,绕开那个街心公园,就像是极力避免去碰吅触心中深藏的一些感受。


这个沉默的男人,变得更沉默,除了工作,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所事事,就连面对曾经当作享受的孤独,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去欧洲。


Curtis受到合作企业从欧洲发来邀请,请他去参观工厂并商谈扩大合作的意向。此行Curtis只带了一个助手以方便处理杂事和公吅务。谈完公事,他甚至拒绝了对方晚餐的邀约,独自一人默默走回酒店。


在路上,他经过一个剧院,在那剧院的看板上,他看到一个让他永远无法忘记的名字,于是走上前去,买了一张票,随着人流进入剧院。


掌声响起,舞台上走来两个舞者,两位男性舞者,在一束追光之下跳起Tango,时而欢快时而俏皮的舞步,让台下响起阵阵喝彩,Jack Benjamin,那个Curtis藏在内心深处的人,此刻就在这里。


表演结束后,当Jack收拾停当,和舞伴一起走出剧院,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街灯之下。


他有些惊讶,笑了起来,还是那么好看,让Curtis忍不住想要请他喝杯咖啡。同意了邀约的Jack,转身与舞伴做了简短的告别,便来到Curtis身边,两人并肩走在石板路上,一路无言,只有鞋底和路上沙石摩擦的声音。


“我记得你喜欢不加糖的,不知道现在口味有没有变。”原本是Curtis提起的邀约,不知怎么却变成了Jack请他。当Jack把手中的咖啡杯递给Curtis,Curtis摇摇头,他不是一个容易改变的人。


“为什么会来这里?旅游还是工作?”Jack坐下来,身上飘过来让Curtis感到熟悉的花草香味。


“因为工作的邀请。”Curtis回答。


“他们还让你来剧院?”Jack笑着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块方糖。


“工作以外的时间是我自己的。”Curtis喝了一口咖啡,是他喜欢的味道。


“嗯哼。”Jack耸耸肩,他忽然盯着Curtis眼窝中那双深沉得就像海一般泛着深蓝色的眼睛,像是想从里面看出一些什么。


Curtis有些不知所措,他干咳两声,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摇晃着杯中的咖啡,说道:“你的舞伴,你们合作得很棒。”


“是吗?谢谢,他是我的学吅生。”Jack还是看着Curtis的眼,他在想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凝视这双眼睛,这双曾经给过他安慰的温柔眼眸。


“噢……”Curtis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现在,还跳舞吗?”Jack问。


Curtis摇摇头,他没有去看Jack的眼睛。


“那么,还记得那些舞步吗?”


“也许……”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深夜的公园广吅场,空无一人,路灯把Curtis和Jack的身影拉得很长,他们面对面站着,Curtis伸出左手握住Jack的手,Jack抬起右手,搭在Curtis的肩膀上,他们的身吅体贴在一起,伴随着心中的旋律,在夜色中前进,后退,旋转,滑步。


半年以后,Curtis左手无名指上忽然多出的戒指,成为那一段时间公吅司员工们口吅中津津乐道的谈资。一些善于打探消息的人甚至打听到他的爱人是一位俊俏的舞蹈家,对于这个一直以来少言寡语又严肃孤僻的老板是如何娶到那样完美的爱人这件事情他们始终想不明白,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家伙说了一句很久以前曾看见过Curtis独自在办公室跳起像是Tango的舞步,不过这句话很快就淹没在其他人热火朝天的议论中,就像它从未被提起一样。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