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影,影の海

命中注定我爱你(chapter21-26)

肥美帝:

我是处女座,有强迫症。


16-20被屏蔽了我重新发的,所以这个也删除重发。喜欢文章按顺序排列。


┑( ̄Д  ̄)┍


命中注定我爱你 chapter21


chapter21:




他打着哈欠转过楼梯的拐角时才看到客厅的那盏台灯亮着,虽然只是很淡很淡的亮光,还是能看清那个人抬头有些迷茫的望向自己的视线。




sebastian有些犹豫,甚至有转身回去继续睡的冲动。




但是他不能。作为一个朋友,哪怕只是普通朋友,都应该像他现在做的这样,抿出一个温和却略带着关怀的微笑,步伐不疾不徐的朝坐在客座沙发上的主人走去,不要太近侵入人家的私人空间,也不要太远让对方觉得有距离。声音低缓一点儿,最好带着些气音:“怎么了,Chris?”




男主人的眼神温柔的像是窗外的夜色,对着他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交叠摊在膝盖上的双手:“睡不着,我吵到你们了吗?”




sebastian摇了摇头转身朝厨房走去,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茶几上那一杯已经冷掉了的咖啡……闻起来就甜的腻人,不知道Grace加了多少的奶精。




这个人拥有这座别墅五年了,不记得花园的样子,不熟悉自己的卧室。对,可能是因为失忆,可是,那些仆人不知道他的喜好。




他就像是一个outsider,或者是一个客人,规规矩矩的坐在客用的单人沙发椅上,不敢把打着石膏的手放在扶手上,虽然那样会很舒服,也不敢将疲累的身体靠在椅背……大大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蜷窝着,在接到sebastian的视线的时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他只记得我了。sebastian低头看着锅里热的牛奶,叹了口气之后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放了进去。




他把着杯壁将有点烫的牛奶递到对方面前,那个人一脸的惊喜,“我的?”




sebastian点点头,还没出声杯子就被小心又急切的接了过去:“烫到你没?”




“嗯?”




Chris急切的看着他,“不用这样……你不应该这样!”




“what?”




那个人仰着头,嘴唇颤抖:“你应该握着杯子的耳朵,你不会被烫到!”




“可是,这是……”好吧,这个是从小到大的习惯。stan家的教养,就像递刀的时候刀锋必须对着自己一样。




“对我不需要,”chris抿了一口牛奶,浅白色的乳液在他干燥的上唇上薄薄的染了一层,本来严肃的脸软化了些。他的语气严肃又认真,几乎带着执拗:“sebastian,至少对我不需要。”




“我知道!但是,但是我不怕……我皮糙肉厚,我不会被伤害!我不喜欢你被烫到,我会担心……你也不许伤害你自己!”




可是伤害我最多的明明就是你。




哦,不是你……至少不是现在这个失忆了,觉得自己是个大情圣可怜兮兮的暗恋者的Chris Evans。




握着另外一杯牛奶的手松了松,sebastian对着他笑了笑,“我要上去了。Edwin醒了又会找我。”




那个人只是怔怔的,半张着嘴看他,像是有千言万语。




“chris?”




对方抿紧嘴摇了摇头,瞪大眼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不灿烂,一点儿也不。甚至带着苦涩,“明天见。”




他控制着自己逃开的步伐,不想显得急迫或者是溃败……直到依靠在关的严严实实的房门的时候,才感觉到紧贴自己脊背的衣衫有些湿濡。




他静静的等着自己的心跳慢慢平缓,静静的等着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没有,都没有。




他的儿子也没有半夜醒过来。他端着那杯热牛奶,坐在床边看着那个最是无辜的孩子的睡颜。手中的杯子从稍微有些烫,到温热,最后感觉不到热,直到疲累的眼睛感觉到外面迷蒙的晨光,脚步声依然没有响起过。




或许只是父亲将这个房间的隔音做的太好的缘故。他慢慢的喝掉那杯冷却的牛奶,告诉自己还有十七天,对,很快了,那些不属于对方的石膏就会被拆掉,不属于对方的父子也会离开。




或许应该打个电话给医生说他睡得不好……或许作为一个朋友也应该那么做。




他完全醒过来的时候,窝在他怀里的小肉团子早就没有了身影。不过这间房子的隔音其实没有那么棒倒是真的,他听到了Edwin先生响亮的哭笑声……好吧,是笑到哭的那种声音。




“Chris叔叔,我赢了你看!把脸凑过来我要给你画一只毛毛虫!”




“不算!你是四点,跳四个格子应该是‘翻三个跟斗’!”




“四个格子?不是……你看嘛,我现在在这里走四个格子应该是‘给对方脸上画毛毛虫’!”




“你没算你站的那个格子!”




“站的格子本来就不算!sebby和我玩的时候都不算!你耍赖!你老赖皮!”




“我才不是……你画吧!”




“我去找彩笔!Mary阿姨,我想要红色绿色和黄色还有黑色的彩笔!”




如果说只是开心那绝对是假的。这个活蹦乱跳的小男孩儿自己养了五年,可以说是孤零零的养了五年。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本来就是寡淡,经历了那些之后,更加的变本加厉,别说异性友人了,就连同性的,可以说上话的人都少之又少。




对孩子而言,他不仅是父亲,有时候是老师,有时候甚至充当着玩伴的角色。Edwin只有他,不只是心理上的,生活上也是。




万事万物都是相对的,所以养这一个孩子,真的,非常不容易。




而这个人,这个孩子基因上的另外一个父亲,在缺失了五年多的时间后,就这么轻易的让他笑得这么幸福。




对了,Edwin是Chris Evans的孩子啊,Evans家的,总是天生就容易取得别人的好感,那双浅绿偏蓝色的眼睛看着你,只看着你,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可是……世界上最可恶的词出现了。




Chris Evans或许一辈子找不回自己的记忆,可是,那些痕迹总会在。那些知道Edwin和他真正关系的痕迹……Sebastian或许能再一次成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老天保佑他能。他将孩子从父亲身边带走,绑在自己一个人身边,喜怒哀乐随着自己,拘在那么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困在一个只有Sebastian stan的世界里。只因为自己觉得快乐,这么一个自私的理由。




或许还带着一丝丝的报复的意味。




他会继续撒谎,你只要开始了第一个谎言,除非坦诚,要不然总会有事发的那一天,你会继续编制其他的谎言来支撑第一个谎言。




Edwin先生,我们不能和Chris叔叔联系,因为Chris叔叔不喜欢你。




Edwin先生,我们不能和Chris叔叔联系,因为Chris叔叔是坏人,他会伤害你爸爸。




Edwin先生,我们不能和Chris叔叔联系,因为Chris叔叔会结婚,他会有新的孩子……我们不能打扰对方。




Edwin先生,我们不能和Chris叔叔联系,因为……因为我不喜欢。




Edwin先生,我们不能和Chris叔叔联系,因为……因为我怕你离开我。




因为我只有你。




“sebby!”小孩子高声叫着他,圆乎乎的小脸蛋红红的,“sebby来玩嘛!”




他回过神来,正想摇头就发现那个健壮的男人穿着紧绷的水手服,对,下半身是蓝色的短裙,一边脸上画了一只七彩的毛毛虫,一节一个颜色,另外一边是一只头很大的鸟,额头上还空着……粉红色的眼影笑得弯弯的:“Sebastian,Edwin还拔了我七根腿毛,好痛!”




一个月未打理有些长的浅棕色头发上海竖着朝天髻,哦,粉色的hello Kitty皮套对着阳光眯眼笑。




TBC。


命中注定我爱你22


chapter22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下楼的,但是很奇怪的,都下定决心了不再有意外的交集来着,孩子居然半夜醒了过来嘟着嘴说想喝牛奶。




Sebastian虎着脸抱怨Edwin先生会越来越胖,在对方扁着嘴因为睡眠不足心理虚弱控制不住要掉金豆豆的时候,又笑着安慰对方:“你在长个头啦,Edwin先生,不许在别人家里哭哦!”




“可是Chris叔叔说这里是sebby的家,也是我的家。”小孩子嘟着嘴,被子里冒出的小脑袋上顶着一头乱毛。




“Edwin先生我记得我有教过你……”




“我知道啦!”小孩子皱着鼻子翻身仰躺在床上,举着胖乎乎的腿乱蹬,“我就是……Chris叔叔连Mary阿姨都不认识,这个屋子他只认识我和你哦,sebby!”




“我去给你热牛奶。”




“sebby你要穿衣服哦!”




“我穿了衣服!”




“厚衣服!”




“sebby!你还没感谢我提醒你呢!sebby……”




他到客厅的时候对方已经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张沙发上了,一切就像是时光倒流,那杯冷掉的咖啡在,暖黄台灯在。




只是那个人看过来的神色不在是温柔的,虽然也是在微笑,却带着勉强。




“怎么了?”




“没……”




Sebastian走进了点,“怎么回事,手疼?”




“不……”对方在他靠近的时候瑟缩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有些颤抖,“就,头……”




“睡不好?”Sebastian犹豫着伸出手,最终还是落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温暖的,还带着被窝的热气。




“我去叫司机。”




“别!”那个人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像是在抓浮木,钳制得太紧,Sebastian甚至觉得第二天或者不用到明天,待会儿手臂上就会有一圈红印。




隔着织物也能感受到对方手掌的温度,冰凉的温度。




那只越矩的手很快就放开了,像是知道自己犯了错,缩回了膝盖上,圈成一个拳头,手指还有些颤抖,就像主人的笑容,带着刻意的安抚与讨好:“就只是睡不着而已。”




“你应该让grace帮你拿一张毯子的。”Sebastian退开了些,克制着不去揉捏那只被对方握过的手臂。




“我要去给Edwin先生煮牛奶,你要么?”




“好的!”那双蓝眼睛在莹莹的灯光里熠熠生辉。




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说不定会等着对方小口小口的喝完这杯牛奶,如果,有时间的话。




他将牛奶放在茶几上,“Edwin还等着我。”




“是的,对。”Chris的手还在颤抖,不过摸到滚烫的玻璃杯壁的那一刻,几乎克制不住的叹了口气,是那种很满足的叹气。




Sebastian别过头,“那我先上去了。”




“谢谢。”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Sebastian,谢谢你……我是说,谢谢你帮我煮牛奶。”




“我怕你觉得我烦……谢谢你问我需不需要,我很需要。”




明明背对着,可Sebastian好像还是能,真的能,看到那张脸上的表情:感激的,挫败的,无奈的,酸楚的……




我明白的Chris,我真的明白。那仅有的一年里,那个叫做Sebastian的笨蛋,面对叫做Chris Evans的青年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的好意,总是那样的心情。他比你小,但是比你更懂得见好就收,或者是比你更知道演戏:谢谢对方,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一张灿烂的笑脸,一双暖意融融的,只能倒映出对方模样笑眼就好。




爱意无论深浅,能在一起,就是甜言蜜语,但是不能的话,总会显得多余……而且,而且让对方尴尬,就像这一刻。




Chris的声音响亮又颤抖:“那么晚安啦!”




Sebastian对着他颔首,声音低沉,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晚安。”




旋转楼梯有二十六个台阶,到十四个台阶的时候,那个背影就会消失,彻底的从自己的眼睛里消失不见。




不过还可以听到脚步声,远去的脚步声。




然后呢?他会小心翼翼的开门,如果关门慢一点儿,Chris会依稀听到孩子的童言稚语,当然,还有Sebastian带着笑得安抚与调笑。




那是另一个世界吧!




明明只是几十步的距离啊!Chris笑着放慢了喝牛奶的速度,就好像这样,这杯牛奶就永远不会见底,那个人,虽然在离开,但是却永远的,走不出自己的视线,没有进入一个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位置出现的世界。




明明是滚烫的液体,从喉咙滑进去的时候,胃肠还是觉得冰凉;明明是醇香的口感,弥漫在齿间的,却只有苦涩。




chapter23




很快成了一件默认的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如果Edwin没有半夜醒来,他还会纠结要不要下楼……但是现在,连纠结都没有了。他甚至在想如果Chris问Edwin牛奶好喝么,Edwin仰着胖乎乎的脸一边在他手臂上算数一边说,哦,我昨天没喝牛奶哦……自己该怎么回答。




如果有什么事是他比较拿手的的话,那就是处变不惊。所以,如果对方真的问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起来煮牛奶的话……只是担心你,你知道的,我们是朋友。




perfect answer。




但是对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烦躁……反正他们是朋友,只是朋友,他们都知道不是?




Chris不用问,Sebastian不用答。需要做的,只是到了那个时间自然醒来,下楼寒暄之后,煮牛奶。一个施舍出了友谊,安心了,另外一个接受对方的善意,或许也安心了。




很快就会结束的,很快。




Sebastian再次将牛奶递给对方,看到一个小小的笑容浮现在那张有些苍白的脸上,他应该礼貌的道别的,应该。




“这几天睡得好吗?”




Chris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滞了一下,那个被凝固的笑容控制不住扩大:“很好!我是说……谢谢你!医生有给我开助眠的药。”




“那就好。”Sebastian双手抱着温热的牛奶杯点了点头,“我要上去了。”




“OK……”




那张笑脸仰着看着自己,笑意盈盈的,只是一杯热牛奶,一句寒暄问候,就那么满足。




“那么你要不要……”Sebastian猛的止住了话语,“我是说你该早点回房休息,真的。半夜还有点凉,让grace帮你拿毯子盖上比较好。”




“我知道,我……我知道。”对方急促的对自己笑了笑,握着杯子的手有些不稳,“你,你走吧,Edwin还在等你呢!”




“好的。”




“那么……如果明天你起来了,我还没有起来的话……”对方笑着看他:“现在提前对你说啦,早安,sebby!”




他低声道:“trueman。”




“嗯?”




“你果然不记得了……”Sebastian笑了笑:“我们以前……我们学院看过那个电影。”




sebastian捏紧杯子,“Good morning, and in case I don't see ya,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哈哈……”Sebastian耸了耸肩,“是部好片子,你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看一看。”




以后,有机会。Chris点了点头,“好的,我……我明天去买一个记事薄,把我以后要做的事情都记下来!”




“哈,这是你的家,记事薄都没有么?”Sebastian笑着问出来之后才觉得后悔,他抿了抿嘴:“你可以问一问Mary,她负责打扫,而且她很细心的。”




“好的。”Chris小口小口的抿着牛奶,眼睛亮闪闪:“除了这个电影,其他的呢?”




“电影?”




“不是!其他我还该做些什么?我……我是说,你建议我做些什么?”




他耸了耸肩,那些客套的话张口就来:“身体健康。”




“那我会经常健身!我,我会晨跑……一周去健身房至少两次!定期做检查……我……”




“Chris,我该……”




“还有呢?”那个人悲哀又急切的看着他,“只是,只是一些建议而已,求你。”




又怎么样呢?让我知道你的未来,明明知道我不会参与,让我知道你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的事情,又能怎么样呢?




没在一起就是没在一起,知道,不是看到;分别,不是陪伴。




友情,也不是爱情。




就算白头偕老般的安享晚年也是天各一方互不相见。




“遇到一个好女孩,结婚生子。”Sebastian耸了耸肩,语气云淡风轻:“生活幸福。”




他在说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的事情。他甚至可以露出一个祝福的微笑,对,提前就好,他并不觉得他们在这个碍事的石膏拆除后,或者是在他和Edwin踏上飞机或者火车的那一刻,还会是朋友……当然,参加对方婚礼什么的,他以前想过,很天真的幻想过。




如果他没能和Chris在一起的话,那么就做他的伴郎吧!虽然不能一起走进礼堂,但是说不定能替他保管婚戒,某种意义上说还能将戒指递给对方,在神父看着穿白纱的新娘问would you marry him no matter rich or poor, or whether or not him future health, you are willing and he always together……作为伴郎的他带着微笑站在他身边,默默的跟着神父念说完这一长句,然后呢,带着世界上最诚挚的祝福看向好友,心里又静又暖,带着诚挚的祝福,yes,I would。




那是他对他们的以后最是平凡不过的幻想,无论是生活在哪个路口分叉,选择在哪个问题上出了错,总会还是朋友。




不能牵手拥抱,但是能见面寒暄……再平常不过。




但是,命运啊,总会在最是平稳的地方让出其不意的给你开一个玩笑。他们现在也还是朋友,可是,却连陌生人都不如。




“我不会。”Chris看着他,“Sebastian,我不会。”




他侧过脸看着窗外黑蒙蒙的天:“我大概不会结婚……”




“你和我表妹交往过。”




“嗯?”




“你不是同性恋,”Sebastian抿了一个笑容:“至少是双性恋,我是说……就算你是gay,come on!这里是纽约!世界上最开放的地方,that's will be ok!”




“你要我说出来吗?”Chris站了起来,笑容有些绝望:“Sebastian,你要,要我说出来?”




“我该上去了。”




“你不爱我,你……你应该直接告诉我。”




“我以为你知道。”




“我,我……你没说,我会装作……假装我,我还有希望。”




那个人的眼睛里泪光闪闪,“那么,现在告诉我吧!”




“我不知道是哪里给了你暗示。”Sebastian舔了舔嘴唇:“你知道,我们以前几乎不联系……就算在学校,我们也不怎么说话。我们不熟,非常不熟。甚至我知道我爸爸的公司被你收购之后有点儿恨你呢!”




“就只是……只是说你不爱我就好了!”




Sebastian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那么,如你所愿吧!




“我不爱你。”




“hah……”对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他跌回沙发里,“好的,嗯。”




Sebastian点点头:“晚安。”




他没有收到另外一句晚安。




然后他手里的牛奶已经冰凉了。他喝完了,带着笑容摸了摸孩子嫩嫩的脸颊,然后依偎在暖融融的小身体旁边。




他以为他会失眠,结果没有。




而且一整夜都没有做梦,全是黑暗。




命中注定我爱你 24




Chris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只是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他的鼻子很痛,非常痛,脑袋也很痛……但是脑袋是钝痛,而鼻子,像是被人用钢丝球在鼻腔里面粗鲁的抡了一圈,而且还没把钢丝球给抽出来。




只是呼吸一下而已,他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然后是喉咙……“咳咳,咳咳!”就像要把肺都咳出来那种刺痛。




“Chris叔叔!”迷迷糊糊的,一张肉呼呼的脸贴在他眼前,圆滚滚的大眼睛里全是关心:“Chris叔叔,你醒了啊!你吓死我啦!”




“sebby说不许说死……你要不要喝水啊?”胖胖的手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脸,有些暖,胡茬磨蹭着细皮嫩肉,痒痒的,他挤出一个微笑:“Edwin?”




“sebby在外面和医生说话哦!你要不要吃东西?我好怕的!你……”扁扁的包子脸又出来了,小孩的手指摸着他的嘴唇:“我抱抱你好不好?”




他莫名其妙的想流泪:“来吧!”




“不,sebby说我不能压着你……他都不让我躺在你身边呢!你……你把胳膊放在枕头上,我躺在你胳膊上就好啦!”




“好的。”




一个圆圆的小脑袋,“Chris叔叔,你好点了没?”




“你流了好多鼻血!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不好好睡觉的话会生病的啊!沙发不是睡觉的地方的!sebby和我都吓死了!我……我看着你睡觉,我一直有摸着你的脚,你的脚暖暖的……”




“不要再生病好不好?Chris叔叔……不要再生病!”




小小的一团窝在他的身侧,鼻息喷在他的肩胛处,“sebby会给你做汤,喝了就好了。不过也要吃药,嗯,医生来了,不要怕!要打针,打完针,很快就会好哦!”




“好的,好的……我不生病,我不会再生病……”




“我待会告诉sebby让你睡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睡!sebby很会哄人睡觉的!真的……他会唱歌,还会讲笑话!让他哄你睡,你生病了,我不跟你抢!”




他侧过头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眼泪克制不住的喷涌而出,也克制不住的亲吻对方的额头,声音哽咽:“谢谢。”




房门在这一刻开了,Sebastian脸上带着淡淡的倦容,“Edwin先生,我说什么来着?”




“我没有打扰Chris叔叔!他是自己醒过来的啊!”




Chris撑起身子想坐起来,“他没有,他很乖,很听话。”




Sebastian点点头看着自己的孩子:“你可以去找Mary吗?顺便帮她准备午餐好不好?”




“可是我想陪着Chris叔叔。”小孩子跪坐在床上可怜兮兮的看着父亲,“please!”




“OK。”他无奈点头,手背感受了一下放在柜子上的水的水温之后端起来递给了Chris:“医生说你精神压力太大,睡眠不好。”




“我会没事的。”




“嗯,你好好休息。Edwin……”




“sebby你也上来好不好?”小朋友拍了拍他身旁的床铺,“我想陪着Chris叔叔。”




Sebastian的脸色沉了下来,深吸了口气:“那你就陪着!”




“可是,可是我也想睡觉。”




“我想你陪着我睡觉……”Edwin声音低了下来:“好的,我知道了。that's ok……sebby,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我自己会乖乖的。”




他眨眨眼看着自己的父亲:“I promise。”




以进为退这一招,有些人永远不会,而有些人,天生就会。




Sebastian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温柔又安抚的笑容:“Edwin先生,这个床不够大,我会挤到你Chris叔叔的!他还在生病……”




“不会!”Chris说完笑容就消失了,“我是说,我……我可以搂着Edwin,他很小,他不会挤到我。”




有些人学不会狠心,就别怪有些人会见缝插针了。




Sebastian觉得头痛,在心里暗骂买父求X的儿子三次小白眼狼之后,默默的磨蹭着躺到了床边。




他想侧身的,但是他的儿子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话,他不想用背脊将这张床隔出两个世界,一个是Edwin和Chris,而另外一个,孤孤单单的只有自己。




他刚平躺下,小大人Edwin小胖子就手脚并用的将被子挪到了他的胸口:“要盖上哦,不要学Chris叔叔,会生病!”




那个人的声音里都带着笑意:“是的,我是坏榜样!”




“快睡觉!待会儿Mary准备好了午饭就要起床了!”




“嗯!好的……Chris叔叔,sebby,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闭眼哦!”




“等一下……sebby,我又想躺在Chris叔叔的胳膊上又想躺在你的胳膊上!”




“睡觉!”




“sebby……”




“我和Chris……”




“等等!”Chris急急的出声打断:“嘿Edwin,你躺倒sebby的胳膊上好啦,反正我另外一只胳膊还打着石膏,说不定我会需要我自己的胳膊!”




“是哦!”小胖子滚到了他的父亲身边,就在Chris要收回自己几乎克制不住去触碰Sebastian脸颊的手时,那个肉呼呼的小混蛋又滚了回来,“我可以帮你挠痒!我就是你的手,Chris叔叔!”




可是如果他搂着这个小胖子睡得话,势必会让Sebastian不快,要是伸长胳膊……只那么几厘米的距离,他要怎么克制?




“sebby你过来一点嘛!”小胖子在Chris怀里撅着屁股,伸长手去够自己的父亲:“过来挨着我好不好嘛?”




Sebastian叹了口气,往他们那边挪了挪,柔软的后脑勺稳稳的落在Chris宽大的手掌心……




温暖,丝滑,几乎能感受到跳动,不知道是对方的后脑勺还是自己的手心……还是心跳。




他都忘记了上次触碰是什么时候了……冷漠寒暄的握手?递送物品时不经意的碰到指尖?还是根本就是在梦里?




他的手心很快就发热发烫,这只手臂永远不会麻掉的,永远不会。血液流动的是那么的迅速,他甚至能感受到热度透过血管直达皮肤的表层,然后呢?从手心蔓延,手臂,肩膀,脖子,脸颊……直至四肢百骸。




他的身,他的心,甚至灵魂,都因为这个触碰,不,不是触碰……而是对方的重量压在他的手掌而暖意融融。




真可笑,真的……他们好像没这样过,明明认识这么久了,爱这个人这么久了,没有过这样的亲昵。




而现在呢,根本算不上亲昵啦,只是对方不得已而为之的动作而已。




他还是很开心,甚至控制不住的想动动手指,想磨蹭对方的头发,将手指插进发间,揉捏对方温热的头皮……对,还忍不住的想去看对方,想着如果是侧躺就好了,他能感受到对方的脸颊,说不定还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当然,现在也能。




Sebastian的呼吸很浅,但是很平稳。




那么,他悄悄的,静静的睁开眼,就看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吧?Edwin早已经打起了愉快地小呼噜,就看一眼,一眼而已。




试探着睁开了眼,然后扭过头……




Sebastian侧过头看着他,眼神清亮,一边的脸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而另外一边……嘴角压在他的手掌上,有些湿润,有些软。




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只是一个笑容而已。




可是他,他忍不住,他想收紧手,想把那个人拉近自己的怀抱,想吻他,想抱他,想……想哭。




在他面前哭,搂着他哭,埋在他的脖颈,痛痛快快的,毫无保留的哭一场。




柔软的手指拭过他的眼角:“对不起。”




“Chris,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痛苦。”




“很快就会好的,真的……”




“我和Edwin很快就会离开,我知道那种感受……我真的知道。”




“你爱的人,就在你面前,可是却永远的无望……”




“其实也不是无望啊,真的。事情没到最后一步,无论别人还是你自己怎么告诉自己,怎么贬低自己,怎么辱骂自己……总会期待奇迹。哪怕结果已经是那样了,还在期待,期待只是一场梦。”




“真的对不起。”




Sebastian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那个人是我的……伴侣。我原本想和他(她)一辈子在一起的,无论有没有爱,都希望在一起。”




“或许不是他(她)的丈夫,但希望是他(她)的Sebastian……他(她)的。”




“生活总是让我们不如意对么?带走了他(她)……”




“但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他的手指在Chris的额头上细细的安抚,“总会好的,真的。”




“你面前这个人不接受你,总会有人接受你的。”




“好好照顾自己好么?”




不好,他在心里说。




他笑了笑,“好。”




他想抽出手抓住脸上的那只手,可是他还贪恋那一点温柔。




TBC。




好想安排一个吻。呜呜……




命中注定我爱你25


chapter25




 这种温暖又干燥的味道他好久都没有闻到了,所以像是失控似的,他允许自己将这个拥抱的时间持续了十秒钟以上,不过在他放开双手的时候,他的长辈,人生的另外一位god father放在他背后的手还是紧箍着,“天哪,sebby……”




“见到你真好。”Jefferson叹了口气,“别偷偷打量我啦,我特意为了你染了头发!”




他笑着拉开椅子坐到对方面前,“您永远是我记忆里那位年轻帅气的摇滚王子!”




“好吧,好吧!”男人布满纹路的脸上露出了红晕,招手替他要了咖啡,然后眼睛没再从他身上挪开:“看到你好好的我很高兴。”




sebastian点点头,几乎控制不住的哽咽,低下头声音呢喃:“我也是。”




“好啦好啦!拜托,sebby你已经快三十了!你是孩子的爹了,还需要uncle给你买糖么?”男人声音颤抖:“我是说,hey,你好好的,很不错……你知道的。”




“对了,怎么没带Edwin来?他不想我么?”




“我把他留在……那里了,你知道的。”sebastian看着老人,“他恢复得不错。我们预约了下周一,拆了石膏估计再做一个全身检查,基本上就结束了。”




“good。”老人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的,你自己觉得好就好。”




“您知道的,我……”sebastian闭了眼,轻轻的吐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眸里的哀伤已经退去,浮上了尊敬又平和的神色:“我一直非常感谢您,真的。”




“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情了了之后我会和Edwin离开。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想起些什么,所以暂时不能将我们的消息告诉您……不是不相信您,您知道的。”




“我爸爸去世之后,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和Edwin的命,几乎都是您给的,所以……对不起,请原谅我好么?”




“当然,当然!”男人抬起手在他的头上拍了拍:“傻孩子,当然……我永远不会因为这个责备你。”




他的声音苍老下来:“你就想我的孩子一样……其实我就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着。”不在清澈的棕色眼眸了涌上了泪花:“所以现在,我在想如果,如果我是Samuel,我会怎么做。”




“你知道的,估计第一件事是把欺负你的小子打的半死,因为Samuel还有点儿该死的仁慈,所以留他一口气……我会。然后呢,sebby,你觉得你的父亲会说些什么?”




“你告诉我这个选择,你开心吗?”




sebastian笑不出来:“不知道,我……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只是不想这样。嘿,那个伤害人的人每天开开心心的,和我的儿子混在一起,笑得滚成一团……我却不能冲出去说你是个人渣你知道么,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差点死?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什么都做不了,真的。”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已经不在意了,真的。根本没有,一点儿也没有。”他耸了耸肩,想将眼泪眨回去,却被沾湿了睫毛,而且该死的,他就像个哭哭啼啼的女人一样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只是……只是想离开。”




“可是,可是sebby,你会孤独一辈子。”老人一脸的怜悯与心痛:“我一想到你这么年轻,我……”




“不一定。”sebastian抹去脸上的泪水,在老人的目光中笑着投降:“OK,OK……说不定。但是,但是我和Edwin我们两个有对方,我养大他,我……就算以后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但是我有Edwin。”




他知道很苍白,很无力,他不可能把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困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但是人生那么长……说不定他会遇到另外一个人,不论性别,不论长相,谁知道明天有什么呢?




只是现在的生活,现在他想离开。




“好吧。”老人又叹了口气,眼神温和带笑:“做你开心的事情。我在中央银行给你开了账户,用的是我给你取的名字……你应该还记得对么?”




sebastian点了点头,“谢谢。”




“那么,过来,给老头子一个拥抱吧!”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个拥抱……sebastian从有记忆以来,这个人就非常的宠他,一方面是因为sebastian本人非常讨长辈喜欢,另外一方面是因为Connor夫妻一直都没有孩子,对,到现在也没有。Jefferson自己本身就是医生,虽然年轻的时候生活糜烂了一点儿,可是身体却没有问题,是他的妻子,女强人似的Jolin Connor,纽约女权主义的代表人物,在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之后,一不做二不休的将整个子宫都摘除了。




那个时候sebastian才五岁,刚开始能记忆,所以对自己五岁生日的记忆就是帅气儒雅的Jay叔叔不仅喝光了他家的酒,还撞到了他的生日蛋糕……虽然第二天对方就赔了他一个双倍大的奶油蛋糕,但是sebastian还是恃宠而骄的一个星期之后才允许Jefferson抱他。




他在七岁的时候偷听了父亲和好友的谈话,关于婚姻,家庭,生活的。




“你知道的,我们以后可以领养……虽然我是很生气Jolin什么没和我商量,我们还可以试着做代孕啊,但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不过,我不想和她离婚,我当时心动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站在十米跳台,看着我,就气鼓鼓的不服输的挑衅的看着我……当时我的心跳甚至比她落下来时的声音还大,我知道我这辈子完了……的确,是完了。”




“爱情真他妈不是东西!能怎么办呢?不想失去她,那么就努力学着接受吧……你说sebby为什么不能有个弟弟妹妹之类的?如果有的话,就把sebby给我吧!”




他的父亲,穿着浅灰色的毛衫将老友的酒杯倒满:“物以稀为贵啊,Jeff……”




“不过这就是生活。”




that is life,永远不会让人真正的得意。




但是,god,please……请让时光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我失去得够多了,就让这个老人再多陪我一会儿。




虽然不能每天见面,但是直到他还活着,身体健康,哪怕已经拄上了拐杖,下次见面的时候,能让这双手不颤抖,眼睛能准确的看向我……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吗?”




“我会的,您也是。”




“OK……sebby,你知道我每天都有为你祈祷吧?”




“我一直都知道。”他的眼泪滴落在对方肩膀上,闭上眼深吸了口气,“Edwin和我每天都为您祈祷,希望您身体健康。”




他们在门口微笑着分别,装作不在意对方眼对方红红的眼眶,他坚持要求替对方叫车,并且再三保证一定将手机里Edwin先生的照片发给对方……




他们都克制着没有说再见。




sebastian在看到那辆出租车融进车流的时候,有片刻的迷茫。他以为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流泪,结果没有。




只是,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这个老人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而现在,自己要离开他,只因为自己的快乐。




就像当初,明明知道是陷阱,还往下面跳,并且拉着自己的父亲一起……只因为自己觉得是对的。




可明明就是错的。




他突然不想回那个别墅了,一点儿也不想。




为什么呢,同样是车祸,为什么当初自己不能失忆?


TBC。

评论

热度(12)

  1. 月の影,影の海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肉肉的腮帮子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
  4. 水知寒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