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影,影の海

昨与故人期(RPS,旧文一发完)

肥美帝:

注意事项很多,且听我一一道来。


1.旧文,RPS,包养文。


2.HE。谢谢捉虫小天使 @加西 给我找错别字,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有几十个错别字,谢谢。


3.金主的原型是Jack Dorsey,这里放一下他的维基百科,很NB的一个人。http://zh.wikipedia.org/wiki/杰克·多西,感觉YY对方很不好意,所以没出现名字。但是原型是他。




正文: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导演终于喊了cut,Chris硬撑着一口气起身,笑着看那个穿着厚重冬兵服的男人,然后伸出了手:“你还好吧, Sebby?” 


Sebastian的口罩还戴着,眼神无助又哀怨地回望着他:“不能更好了。”


他刚拉着Sebastian站起来就听到聒噪的Antony在那边说晚上的节目,看起来像是在游说新来的客串妹子……


Chris看着他:“一起?”


“额……”Sebastian擦了擦额头上的灰尘,“不了,谢谢!我,我朋友要过来,大概会一起去吃饭……”


好吧,那辆低调的Benz他又不是没有看到。


朋友……“sad story!”他笑着拍拍Sebastian的肩膀:“我还想听你唱K呢。”


“以后吧。”对方的肩膀瑟缩了一下,眼神闪烁:“额,Chris,对不起,我今天误伤了你。你看,反正我要出去……我的意思是你经常用的伤药是什么,我可以顺便帮你买回来。”


Chris的心暖了一下,“就一般的伤药就好。我并不是……”


“嘀!”那辆Benz不再低调了。


“Chris,我得先走了!”


“可是你还没换……”衣服。




车里的那个人穿着修身的黑色外套和白衬衫,洁净又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看到他拉门进来嘴角上挑:“What canIdo for you, kid ?”


可他还穿着被汗水和灰尘弄得脏兮兮的戏服,甚至是乱蓬蓬的头发和胡子拉碴的脸……


“很多。”Sebastian耸了耸肩:“但是如果先生您不介意再等等的话,我想先去把这玩意儿给弄下去。”


他举了举自己的左手。


男人平时深沉的眼眸这一刻有些温软:“哦欧,可我觉得很cool。”


“晚上你就不会那么觉得了。”说完他扭头就走,好吧,虽然已经快四年了,可说某些话时,还是会觉得尴尬。


虽然知道那个人在外面等着自己,Sebastian也没敢开口催服装师,他耐心地等候,因为疲累有点失神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30岁的,事业算是有了点儿小起色的自己。


不再年轻,却依然不知道后路在哪里。


光线迷茫,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四年前那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孩,对,应该算是男孩……从罗马尼亚舶来这片梦之土地已经许久,年轻天真热血,想金发就不会留棕发,想混酒吧就不会乖乖的十点睡觉,额头上还会有青春痘痕,认识了Chace Crawford, 演过大热的GG,也主演过颇受争议的建筑师,但还是没有人记得他。


Whatever,我只是想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那什么是自己的事情呢?喝酒,party,朋友,美女。


他看着镜子里白面红唇的男孩笑了笑,然后掬起一捧水泼到自己的脸上……未来那么远,谁愿意杞人忧天?


冰凉的水只让他清醒了那么一点儿,于是他很容易就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


那是一个穿着Hugo boss的男人,他当然认识那外套,妈的,那是他穿不起的牌子。不过,那个人的眼神凌厉得让醉醺醺的他都不能忽视。


他没好气地瞥了对方一眼:“What canIdo for you,sir?”


“Nothing。”对方面色无波,不过一直站在被他霸占的洗手台后面等着。


他显然是忽略了,酒精的作用让平时温软胆怯的人变得大胆,他肆无忌惮地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男人:“Hugo Weaving?”


男人没有搭理他。


他吐着酒气痴痴笑出来:“pal,难道你的朋友没有说过么?那个大明星……喂!”


他被人压在洗手台上,如果,如果他不向后仰的话,就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嘴巴对嘴巴了。


妈的,可他在那一刻脑子里浑浑噩噩地想的居然是这asshole用的香水很独特,是那种淡淡的木质清香……如果自己的卧室用这种味道的加湿器说不定能有效的缓解宿醉呢!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话。”那个人将一张卡片似的东西放进他的衣兜,可他醉得太厉害,根本没感觉到,至少在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都没发现。


那是Hilton豪华套房的门卡。


2.


现在他根本不再需要那个东西了。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在看文件,电视开着,而且是那部kings。


年轻的小王子皮肤白皙嘴唇嫣红,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嫩得可以。导演怎么看中的自己?他擦着头发看向床上的人。


“嘿,我……你知道,我妈妈生日要到了。”


“哦?”男人放下文件,皱了皱眉头像是在回忆,“额,是下周三对么?”


他的心有些暖:“很高兴你记住了。”


“我记得去年match上市第三天是伯母的生日。”他拍了拍床:“过来,甜心。”


Sebastian有点紧张,不过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平心静气:“所以,所以……额,我父亲大概想办一个生日宴。你知道的,Chace、Toby他们都会去。”


男人琥珀色的眼眸带着些许笑意看着他。


“所以,如果,我是说如果你那天恰好没事儿的话,或许,可以去?额,就像我的朋友那样,只是吃顿饭,大家聊聊天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他坐在对方面前,温软的床垫让他慢慢地往下陷,很不实在的感觉。


“Sebby,你知道我肯定是很想去的。”男人搂住他的肩,一阵隐痛,那是今天拍戏误伤的,皮肤上没有浮现青紫的痕迹,但却痛的不得了。


“但是下周我都会忙于match的股东会。真的,对不起。”男人的眼里内疚与诚挚满溢。


“没关系……”他迅速的舔了舔嘴唇,“没关系的,你知道的,我那天说不定也会很忙……要拍戏什么的。”


“Sebby。”那个人贴身上来含住他的下唇,“乖孩子……”


That's all right 。他告诉自己,嗯,对方嘴里是很清新的漱口水的味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他从三年前就这样安抚自己啦!


“所以,”那个人的手在他的腰线上游走,不轻不重地揉捏,“有什么打算么?”


“没……”他吸了口气,对方的手指碰到了要害部位。


男人尾音上挑,“嗯?”


“只,只想,……好好,拍戏……唔……”


迷蒙中男人的声音带着怜惜的笑意:“傻瓜!”


3.


工作忙当然不是不参加自己母亲生日宴的理由……甚至他觉得他要是敢说出这句话的话,不需要养父,自己的愧疚感就能将自己给淹死。


“Busy,hah ?”Chace开着车侧目看他。


两条短信。


一条来自美队2才相互交换电话号码的Chris Evans,问他怎么不在片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如果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或许可以提供帮助,当然前提是Sebastian觉得没有被冒犯的话。


一条来自漫威高层,通知他本来没有winter soldier的复仇者联盟2,现在有了。


他礼貌地告诉Chris Evans自己母亲生日,末了再三感谢对方的好心。


然后对着第二条短信发呆。


他知道自己不喜欢这样,很不喜欢这样……“THX。”他发回给漫威的高层,顺带抄送给那个人。


对方回了个笑脸,然后祝他母亲生日快乐,还再次表达了不能参加的遗憾。


总是这样,在合理的范围内表现得滴水不漏。


“Sebby?” Chace 将车停在路边:“hey,Sebby 你需要谈一谈么?”


“我没事。”他试图轻松地耸肩,“Chace, 我现在很好,顺便……你知道吗,我又有一部戏会大热了哦!”


Chace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唇:“I'm sorry.”


他扯了扯嘴角,“这与你无关!”


当然不可能与他无关。他们都知道,如果Sebastian走到这一步不算Chace主导的话,那至少根导火索必须是他。


那个第二天头昏脑涨地醒过来的直男对着突然多出来的房门卡发呆,然后还继续呆滞地用那张门卡划了好几次自己的房门,发现不能配套之后就扔进了垃圾桶。


他会记得演技爆棚的Hugo Weaving,但是不会记得像他的每一个人……直到他演的一个叫做蔓延的烂片的酒会。


当然,也不是每次酒会他都会喝高,这一次就没有。不是主演的他被拉着拍了一通照片,然后呢,就偷偷地端着满满当当的食物和葡萄酒找了个角落独自享用。


那是个阳台,他想呆在那里,但是已经有个穿深色西装的男人在那里打电话了,语气急促又冷漠。


他礼貌地退到不能听见的地方等候。


当然也等到了……男人握着电话出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眉头微皱,他微微笑,心里想着这个人长得好像Hugo Weaving哦脚步不停地就要往阳台那边走。


男人笑着看他,“Hugo Weaving?”


“嗯?”他怔住了:“Sorry?你真的是他本人?!”


男人本来很浅的笑容逐渐扩大,最后发展为哈哈大笑,“Are you kidding me ?”


Sebastian摸不着头脑。


“好吧,kid,我不逗你了……所以我的房卡?”


“房,房卡?!”


某些不是太好的记忆终究是如潮水般地洗刷过他的大脑灰质。最后他只能操着不太熟练的英语用带着明显罗马尼亚口腔的语气软软糯糯结结巴巴但又异常坚定地解释自己是喝醉了,上次,上次肯定是喝醉了,打扰到对方很抱歉……最后,“I'm not gay!”


“好吧。”男人抿嘴笑,眼神深邃语气有些遗憾:“Have a nice evening!”


第二天他才明白对方的眼神,因为经纪人打电话祝贺他走了狗屎运,有三个代言和四个试镜找上他,而且不再是gay的角色。


他不觉得天上会掉馅饼,毕竟他买的彩票一直都没有中过……所以他很礼貌地拒绝了那些好意,导致经纪人破口大骂,表示他是他带过的最笨的艺人,go fuck yourself……


对方挂电话太急以至于他都没说出他做不到这件事,因为是哺乳动物嘛,不能自我繁育自攻自受。


于是在热浴盆时光机的首映礼上看到那个男人时,多多少少,他有点无奈地认命了。


“Hey,kid。”男人坐在他身旁:“不用想太多,就当朋友好啦!”


“我没法回应您,先生。”他挑了挑眉毛:“我有女朋友,我要和她结婚呢!”


男人耸了耸肩:“是吗?我打算将手上TBS的股份卖掉,毕竟伺候那一帮老顽固也很麻烦,他们只认钱。”


Sebastian眼底浮现出笑意:“我妈妈很喜欢她……第一天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想我应该是看到了天使。”


男人继续微笑,不过眉宇间有些疲惫:“微客户端的前景不可限量,我下一步打算将市场细分到14-48岁的年龄段,叫Match怎么样?”


……


他们就那样聊了近两个小时,直到最后首映散场,不过倒是达成了唯一的共识:“这是一部烂片。”


Sebastian笑出了眼纹。


男人显得有点无奈:“该死,这都是我的助理的错!她说剧本不错的!”


Sebastian收起笑容,“所以希望先生您以后不要再做无名英雄了……”


男人认真的看着他:“或许我只是想在能力范围内帮助有梦想的人也说不定啊!”


“很明显我不是。”他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演员生涯,“虽然我是有梦想,但是……我,我不是一个太有天分的人。”


男人站在低调的Bentley前笑着看他:“听着kiddo,你没有必要那么抗拒……毕竟我不是那种衣冠禽兽,我不会做出那种强人所愿的事情来。你也应该知道我并不缺床伴……just be friends,OK?”


Sebastian说不出话来。


就在男人将要上车的那一瞬,他急急的开口了:“我会玩魔兽,魔兽世界我的技术很不错……我是说如果你想玩,或者你的朋友想玩的话……”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为了让自己报恩而创立的号码后来被Sebastian玩到了最高级,独自。


4.


“Chace,我们……我是说,我和那个人,还不错。”


“Sebby,我现在康复了,我不会,真的不会……”


“那不是你的错!好吧,就算是你的错……那……”Sebastian一点也不想回忆那段过往。


他最好的朋友,拍完大热的GG之后前途无量,好莱坞上东区贵公子的代表Chace Crawfold被人拍到聚众招妓吸毒。


前一个还好说,经纪公司稍微和记者沟通一下,打点一下媒体,大不了就承认—都是男人,招的是女人,不丢脸,真的,等下一个热门来了他就会安全着陆了。


可是吸毒,不是摇头丸也不是大麻,是海洛因。


他在电话这边听到Chace的哭腔的时候,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以前一直以为有母亲,有继父,有Toby、有Chace……自己的世界就够了,显然不是。


Chace会进监狱,形象全毁……等三年五载出来,早已物是人非了。


他翻出很久不用的电话,找到那些以前只见过一面或者根本是只交换了电话号码的上层人物开始挨个打……几乎都礼貌地记得他,也全都礼貌地表示无能为力。


然后他打了那个男人的电话。


Sebastian深吸了口气:“你知道么,Chace,在绝望的时候那个人对我伸出了手。”


“现在呢?”


“我不绝望了,”他舔了舔嘴唇,眼睛弯弯依旧温暖:“或许,或许那只手还在呢!”


“Sebby,你是傻子你知道吗?”


那天晚上Chace喝得很醉,醉倒扭着身子去和自己胖乎乎的养父斗舞。他端着酒杯站在窗户边笑着观看加油,然后裤兜里手机震动。


那个男人应该还在开会或者什么的啊!


果然,很意外的,是Chris Evans。


他放下酒杯到了院子里才接起:“Chris?”


“天……Sebastian你没事吧?”


“嗯?我?我,当然!我是说,我很好!真的……”


“你知道,我,我本来下午就想给你打电话,但是一直在拍戏……你都不知道Frank有多用力,我相当怀疑他对我有私人恩怨!”


“哈,你们是补拍了电梯情节么?Frank的确很,额,他是个型男,非常狠的样子!”


“你也这样认为?但是,说实话我觉得我比他更辣!”


“抱歉,Chris,当然!我是说,你当然……”


“Sebby,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当然!你知道的,只是个称呼而已。”


“你……Sebby,你不好奇为什么我会担心么?”


“啊?额,我忘了!那,那我……”


“因为你没有说谢谢。”


“嗯?啊?!你是说那个短信?对不起!Chris,我,我后来……”


“Sebby!Sebby……calm down!”


“Sebby,听我说,听我说……你一直都这样,很客套,很客气很礼貌。我们都很喜欢你。”


“我,我……谢谢!Chris,真的……”


“我还没说完。”


“抱歉!”


“不需要说抱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虽然额,让我担心了。可那是因为你一直都错误的过分客气,别人说你好你就必须非常诚心感激地说谢谢,别人祝福你的母亲你也必须回条短信表示心意,可你这一次没有回。所以,我有点小小的担心。”


“我的,我的错。”


“Sebby,不需要的。我们是朋友对么?你看,我们拍戏的时候我误伤你了,我也只是抱歉一次对么?你不会真的生气不是?”


“当然……Chris,我也有误伤你。”


“但是你,你是不是内疚很久?看,我自己有医生有伤药,你还是大费周章的去给我买……好吧,我也享受你……这么大费周章。”


“Chris?”


“我的意思是,天哪,Sebby,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孩儿,最好的。没有人不会喜欢你。”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温暖又沉静,让他记起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亲生父亲还活着的时候的睡前故事,足以抵御黑暗的温柔。


“所以,你也喜欢自己好么?”


“我,我当然……Chris,谢谢你,我没有,并没有你说的那么……”


“Hey!你是在违抗我么?我可是captain American!你是Bucky呢,那个我的小太阳……”


他的心沉静下来,甚至感受到了夜风的味道,当然,也听到了房间里的呼唤他的声音,心里有点暖意融融的。让他嘴角肉忍不住带上了笑容:“谢谢你,Chris。真的……我,我现在必须进去了,我母亲……”


“当然!Sebby,额,祝阿姨生日快乐!”


“我一定带到!”


“Sebby!”


“What?”


“Good night!”


他的心突然快速的跳动了那么几下:“Good night!”


5.


他从来不知道一张照片会引来这么多的问题。


对的,是那张全体一起宣传美队2的照片,他站在Antony的身边笑得乐不可支……那个人没有迁怒Antony,反而是牵连到了正好抓拍到侧头看他的Chris Evans。


美队3成了Chris Evans的最后奏鸣曲;


漫威签下了他就不能再用Chris Evans;


复仇者联盟2因为美国队长不好祛除,所以winter soldier不会出现;


美国队长2 的宣传主标题和副标题不会一起出现……


而现在呢,Sebastian抱着热气腾腾的星巴克咖啡坐在那个人的车里,听着他给公司的人打电话,工作上的事情。


他的工作上的事情,而我,我的工作不是工作,至少在他眼里不是。


Sebastian有点迷茫的看着窗外的落雨。


“Jack想分家。”男人揉着眉心,“TBS也想来插一脚。”


“有记者拍到了我们。”


Sebastian还是呆呆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时,他呆惯了……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有自己的思维,安静的听着就好了。


“我会处理。”


“kid。”男人双手捂住他抱着杯子但却冰凉的手,眼神真挚:“我来处理。”


第三天的时候,他和Antony在某个城市宣传的时候,看到了经济刊的头版头条。


那是一张街拍照,他当然认识那个男人,也认识那个女人,至少见过,是豪门的名媛,时尚达人。


可以理解,真的……商人嘛,一箭双雕的办法,不用白不用。他有些木然的发了条短信给男人,问是不是要自己发INS斥责有关于自己和他的“虚假”的报道顺便送上祝福。


结果却引来了对方的电话,“Kid,你会陪着我的吧?”


“会。”他笑了笑,至少在你困难的时候,这只手会一直在,一直在。


他挂了电话之后有点困,然后就大胆的关机睡觉去了。他睡得很沉,Antony甚至想叫服务员开门了。


“Chris那个疯子……”Antony无奈的将电话扔给他。


Sebastian仍由电话响着,有点迷惑的看着那个抱胸的男人:“很明显吗?”


“谁?”Antony打着哈欠:“Chris?还是你?”


“如果是前者……拜托,应该整个剧组都能看得出来吧。”


“如果是后者,”那个强壮的男人抿嘴坐到他的身边:“Sebastian,你单纯,我真的很不想用这个词形容你,但是,好吧,你笨得根本不会隐藏自己。”


“我……”


“所以,假如时光倒流,你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么?”


Sebastian低头沉默。


“Hey,没有人有资格来指责你。”An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你应该值得更好的。”


“现在,请接Chris·找不到我的Sebby永不言弃·Evans的电话!顺便帮我骂他几句好么?”


“谢谢你Antony……”


对方耸肩,牙齿洁白笑容灿烂:“anytime!”


6.


他一直不喜欢宾利,好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买不起。但坐在上面的确有点不舒服,没Benz来得安心。


什么都在变。


Sebastian耐心地听完了男人关于这次公司危机的应对办法,然后笑着恭喜了他,毕竟小鱼想吃虾米最后被虾米吞下去的反转剧不是谁都能导演的。


他甚至还记得男人在match上市那一天兴冲冲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仿佛这个世界都是他的……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他的确做到了。


但自己也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的,这个男人也不是。


“所以,额,我们,我觉得……”


“晚上想去哪儿?”


“我想,我们之间……”


“要不然给你换家经纪公司怎么样?”


“我考虑了很久,我不能在您最困难的时候离开……”


“Spielberg的新戏?正好他想拍文艺片!美队2 之后你的人气也挺不错,kiddo,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我一直记得您无偿的帮助。但是,真的……”


“我还有会议,很重要。”


“到此为止吧!”


“我会送你回去。”


他咬着唇将泪水憋回去,眼睛红红:“谢谢。”


“我会当做没听到。”


“可是我说了。”


“你还不清醒,孩子,你不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不,是打算放弃什么!”


“不,不是……我说了,我说够了。”


“我们明天再谈。”


“明天就会不一样吗?”


“你要什么?你到底要什么呢?!”


“我不知道……但是不是钱,不是试镜,不是机会……不是我什么都不是!”


“Enough!”


“不,不,我还没说完……该死的,您知道吗,我,我试图去爱您的……真的!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可是您那么好,我试图去爱您。哪怕您多把我当做正常人一点儿,就一点儿……不再是开口就是奖励,就是安排……”


“我试图让您进入我的生活,哪怕您将我拒之门外,在您的圈子的门外,就只是……虽然,虽然开始不好,但是,我没得选,我觉得我们或许能够正常!没有谁配得上配不上,谁付出多谁付出少,就……”


“嗯?”男人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你,你是说,你爱我?”


Sebastian第一次觉得荒谬,以前的自己,多荒谬。


“不,我是说,我曾想和您有个未来。我努力了,我真的……”


“现在,请停车。”


7.


他没想过那么轻易的开始另外一段感情,说实话,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直到美队3的首映。


酒会的时候主演Chris私自离开了,作为剧组的调侃对象他被派去找寻“遗失的主角”,那个人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在阴影里打电话。像是在吵架。


他一直都没有偷听人讲电话的怪癖,何况是争执。


除非,除非争执的内容有关于自己。


“我不会离Sebby 远一点,倒是您,先生,作为一个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男人,做事如此拖泥带水可不是太好。”


“是吗?!Sebastian的裸照?随便你!混蛋!即使他一无所有,他还有我呢!”


“哈哈……你只是曾经!拜托你应该看过我的写真吧?某方面的能力我应该比你强很多。而且你这种搞科技的我呵呵呵……是是是,他在你身下呻吟,那么,他就会在我身下尖叫!!”


“包养?你算什么东西?!Sebby 不给你机会你能包养他?拜托,Mr.big您不喜欢照镜子那在华尔街的时候路过大厦看看玻璃里面的自己醒一醒好吗?就算包养Sebby 也会选择一个长相好的吧?”


“所以嘛,他不会一辈子都被蒙了心智不是?!比如现在。不能说是现在哦,应该说是一年前的现在。”


“不用你担心,我的父母爱我,也会爱我爱的人!”


“我的事业……托你的福,我打算拍电影,做个导演。你现在还不是Bill Gates,先不用着急给我下绊子……等着看我拿最佳导演Sebby 拿最佳男主角吧!”


“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再骚扰Sebby!”


“你那是爱吗?爱一个人会将人变得懦弱?Sebby 那个时候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不是爱,是噩梦!你就是他的阴影……而我Chris Evans,我会照亮他一辈子!我是他的太阳!”


Chris恶狠狠的挂了电话,声音又狠又急的嘟囔:“诅咒你尿频尿急尿不尽,阳痿早泄三秒钟,而且梅毒艾滋前列腺癌,公司破产妻离子散!!!”


Sebastian一下子就笑出来了,带着泪的。


Chris第一次说话磕巴:“你,我……”


“你刚才,”Sebastian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可能有一句是假话。”


“额……Sebby,我……”


“我在你身下尖叫那句。”


Chris紧张得不行了:“对不起,我……”


Sebastian吸了吸鼻子,又深吸了口气:“因为,”他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湖绿色的眼睛带着莹莹的水光与脉脉笑意:“因为,我们没有试过……”


“那,那要不然……”


Sebastian的笑容逐渐扩大,“试一试?”




昨与故人期·番外




1.


Chris从来没觉得Scarlett有这么讨厌过!对方倚在他的房门口笑容富含深意:“so,真的不来?come on,Chris,说好的大家一起的!”


Chris心急如焚,“我……Scarlett,我有急事。”


对方的手扒拉着门框,“那,请我进去坐坐也不可以吗?”


“Scarlett!”Chris的声音放低,三分警告七分哀求。


“hah,”美艳的女人打了个响指,“dreams come true ?”


"Please!" Chris双手合十哀婉地看着他的好友:“不要吓着他好么?”


“切……春宵一刻,盼了这么多年,好好享受吧!不过小子你会么?”女人挑衅地在他的下体上凝视。


Chris哭笑不得,深吸口气反伸出手将身后的门打开了一条门缝将自己塞了进去然后“啪”的一声打掉了那只要往里面伸的手臂:“Thanks!And you know I love you !”


当然,Scarlett那句“I hate you”要装作没听到。


房间里一片黑暗,就在他以为根本没有人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将自己塞在沙发里睡得正香的男人。


浴巾被整齐地叠放在旁边的茶几上,男人的睡姿很规矩,长腿弯着,双手交叠放在头边,脸埋在手臂里,只露出一小部分。还带着水汽的凌乱的额前碎发,光洁的额头,纤长的睫毛,还有微微嘟起的嘴唇。


就连呼吸都很轻微,像是一只猫,怕打扰到别人的猫。


他想将这只猫抱到舒适的床上去,但又怕惊醒他,准确的说是怕惊醒以后这只Kitty会莫名其妙的一直道歉。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觉得安稳呢?Chris静静地坐在地毯上看着那个人,我想成为你可以随便撒娇随便怄气指使的那个人啊……


Chris本以为自己能就这样看着他的睡颜睡过去,结果没一会儿那个人就睁开了眼。像是没有睡醒,先撇了撇嘴,又不开心地嘟了嘟嘴,有些迷茫地瞪着上方,没有开灯,估计他连自己在哪个地方都还未弄清楚。


然后他扭头看向自己。先是不解,然后歪头认真看了看,有些疑惑:“Chris?”


Chris的心软成了一滩水:“是我,Sebby。”


“Oh,天哪!对不起……唔……”


Chris贴上他的唇,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才是牙齿惩罚性地在下唇咬了一口,语气颇为得意:“我找到办法了。”


“办法?”昏暗的光线里Sebastian的脸红得并不明显,当然,如果气息能平稳一点的话:“我,我是说,对不起,我……唔……”


这次是一个让人心如鼓噪的深吻。Sebastian自知自己不是某方面的白痴,不过在对方疯狂又霸道的唇舌攻击下还是只能节节败退。四片嘴唇分开的时候甚至拉出了一根银丝。


Sebastian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Chris……”


“嗯?”那个人又贴了上来,温热的舌头在他的湿润的嘴角舔舐,“你以后说一次对不起,我就会用这个方法惩罚你一次哦!”


“哦!可是我,我睡着了……唔……”


又贴了上来。气息交融唇齿相依的感觉简直棒得要命。Chris的手有些抖,控制不住地抚上对方的身体,好吧,是温热的浴袍。


该死,这是我的房间,那就是我的浴袍!


“我真是个傻瓜。”


Sebastian气息不稳地看着他:“嗯?”


Chris在他颈侧深深地吸允了一口,“早点把你抢过来就好了!”


“I'm sorr……”


这次终于不再温声细语,无论是亲吻还是抚摸都带着狂暴和凌厉的气质,当然,如果他没有那么急躁,不得章法的话……


“Sebby 我爱你。”


“嗯,我知道。”


Chris深深地望着那个松垮垮地系着浴袍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我们,我们会不会太快了点儿?”


“嗯?”Sebastian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他的下体:“你,你没有心情么?”


“当然不是!我是说,我……你会不会有点累什么的……我想,我们是在一起对么?”


“Chris,你知道,我……我,我以前……”


“Sebby,”他伸手搂住对方,“不是你的错!不是!现在是我想追求你,不是现在,很久以前就是了!我不只是想和你做 爱,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的那种。”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上一片湿濡。


“没关系的,没关系……Sebby,哭出来。我是那个人,你可以在我面前哭,你可以的。”


“不只是哭,你可以对我发火,可以不用,不用这么完美。”


“完美?”Sebastian眼里带着泪水看着他。


他笑了笑,“很完美。这里,”亲了一口眉心,手指从他亲吻的地方细致地描摹到了眉角,“还有这里,”又亲了一口,“特别是这里。”


Sebastian睫毛微颤,然后感觉到了温热的触感。


“你谦逊守理,”亲吻落在脸颊上,“温文尔雅,”这次是鼻尖,“带人真诚,”嘴唇,“温和,”耳垂,“为朋友两肋插刀,”好看的锁骨上留下浅浅的吻痕,“孝顺,”终于轮到了他一直想重点照顾的肩头,他轻轻的咬了一口之后又吹了吹:“很抱歉,我那天应该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你的。”


那次误伤是两年前的事情了。Sebastian的心像是夏天太阳晒过的的湖面,对,暖洋洋的。


“所以,”Chris双手捧着他的脸:“请问完美先生Sebastian Stan,你愿意接受Chris Evans的求爱么?”


“天哪!”Sebastian觉得控制不住哭出声根本不是自己的错!


“当然!”他低下头亲吻Chris的手心,“我也爱你,你这个该死的太阳!无处不在!不,不,是因为我根本没办法不去在意你……你那么耀眼!”


Chris觉得自己痒的不只是被湿润柔软的舌头舔过的手心。


“Chris,”Sebastian抬头看他,咬着唇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我在你眼里看到了整个世界。”


“所以,”Chris的发烫的手掌贴上了Sebastian的臀部,“你也是想要和我做 爱的吧?”


Sebastian咬着下唇不看他。


“看来你对我是没有性趣……”


“我没有!不,不,我是说,我有!”


Chris笑容扩大,“那,我亲爱的小Sebby,证明给我看看?”


“证明?!”


下一刻他的手就被那个笑容灿烂的人包在手里,拉到了松垮垮的浴袍内……




对,我就是这么喜欢拉灯!!!摸黑好办事!




2.


美队3算是Chris Evans作为英雄人物的扮演者的收官之作,所以漫威也算诚意十足,导致这次宣传几乎跑遍了大半个美国。


Antony甚至戏言说不定到西部的时候电影都下架了。当然,罗素兄弟再次放狠话要将他冷藏。


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Chris Evans吹着口哨打理自己的领结,事业爱情双得意,其他人(除了他的小Sebby)爱干嘛干嘛去!


不过Chace的电话还是值得一接的,嗯。至少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知道那么多的秘辛。


怪他?不,不,他的Sebby是那么可爱又心软的一个甜心,就算不遇到那个混蛋也会遇到其他的混蛋,不过都会被我打跑的,我可是captain American!


他对着镜子鼓了鼓自己的肌肉滑动着接了电话:“speaking。”


“喔欧,老兄你心情不错嘛!”


“倒计时……”


“喂喂喂,我是你的战友好么?!我就是想提醒你最近注意……那个MR.big。”


“那个中年猥琐的狗皮膏药又怎么了?”


“没关注华尔街新闻?他和他那个天之骄女的婚约取消了……我问Sebby,Sebby倒是没明说,不过好像有通过电话什么的哦~”


“what?!”你“哦”得那么销毁干什么?很欠扁我说!


“哈哈哈,Sebby没告诉你?!”


“当然……告诉了。”Chris冷笑着,“我和Sebby 好得很,你不用担心!该死的混账,用完就扔的垃圾!我真应该找人把他拖到小黑巷子里暴揍一顿!”


“对!还要扔进下水道!”


“不止!再找上几头肥猪压在他身上!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好吧,Chris,还是你狠!”


“哼!”心情舒服多了……


下一刻Sebastian就敲门进了来,他挂了电话换上温柔的笑容扭头看对方:“你收拾好了?”


完了完了,我应该发火的啊!不要因为他穿着正装腿长腰细屁股肉肉思想就奔着某条少儿不宜的大道上撒丫子奔跑一去不回啊!


“Chris?”Sebastian的手在他的胸前,“领带有些歪了。”


“是吗?”他的声音控制不住地低沉:“Sebby,”他的手慢慢地探进对方的西装,在柔软衬衫包裹的背部滑动:“我们是不是说过,不会有秘密?”


“嗯?”Sebastian口干舌燥,“Chris,时间……”


“我听说,那个人联系你了。”他的嘴唇紧贴着对方的耳畔,将吻不吻,然后就看到对方的耳垂速度飞快的染上了红晕。


“别!Chris,是,他是给我打电话了……”


“我会吃醋!”惩罚性地咬了一口,“我是你的男朋友!”


“嗯?”Sebastian疑惑地看着他,“吃醋?”


“哼……”


“Chris,他对你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呢!”


“那,那对你呢?”


他在对方的臀部揉捏,心里期待着答案。


Sebastian叹了口气,眼神灼灼地看着他,嘴角翘起带着调笑:“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


“这不公平!”Chris心里哀嚎,“你,你这样我没办法实施惩罚计划!”


“Hey hey hey!!!”助理推开门无奈的看着两个人,“ladies,无论什么计划请在工作之后好么?!大家都在等你们哦!”


Sebastian露出一个小鹿般的有点内疚的笑容,然后被Chris藏在了身后,“我们马上出去!”


3.


这次宣传他并没有走神,至少在自己专心的事情上(关切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这件事)并没有走神。


Scarlett很是无奈地掐了掐他的胳膊,Chris这才发现面前摆着一张字迹缭乱的纸条,好吧,显然来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彪悍美女Scarlett。


“Please不要再拿眼神视奸那个人了!你是想记者们都知道么?Chris Evans 收一收你傻笑的脸好么?!再这样我晚上去你的房间!”


OK,最后一句话的威胁最大。他抿嘴将嘴角的笑容隐藏起来露出我会乖乖的表情可怜兮兮地盯着身旁的人,当然收到你怎么不去死的白眼一枚。


于是他又顺道,咳咳,视线方向只需要上移5°就好,看了看那个正在回答问题的人。


Scarlett恨不得自己不在这里。简直神烦!


喂喂喂,提问你了!还看?!Scarlett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并感谢自己的造型师:12cm的高跟鞋的确够高,下次要细跟的。


“Oh,”Chris回过神来,然后看到隔着Scarlett与Antony的那个人侧头笑着看着自己。


“你是问我在美队后是否与漫威解约么?”他笑了笑:“其实正确的回答应该是额,漫威是个不错的公司,当然他的确是,比大家表面上看到的要棒很多……虽然合约满了,但是如果有需要,当然,适合自己的角色,我肯定会希望有机会继续。”


“但是我真正的回答是,”他低下头笑了一下,然后才带着笑眼抬头,不过却是侧过身直视着隔着两个座位的人:“估计不行。除非大家能忍受两个超级英雄谈恋爱。”


“what?!……”


“当然,不是captain和他的Bucky,是我和Sebastian Stan先生。”他吸了口气,眼神牢牢地锁在那个人身上:“我不知道大家对于同性恋是什么定义的……不过要是对方是Sebastian Stan的话,我想我的确是个同性恋。”


“我爱他,深爱他,forever……”


Sebastian惊得动都不敢动。他只能被动地回望着那个人。他的心慢慢的平缓,然后脑海里只回响着一句话,一句一定要告诉对方的话:你不是我的太阳……他是我的神。


Sebby,我在你眼里看到了整个世界。


可是Chris,我在你眼里看到了未来,我的未来。


我们还有时间,没关系,我的心,我对你的爱,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




完。


续:看续的,咳咳,我其实不建议你们看。




无数的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刻。


他们根本不在意,拍吧,拍吧……这个男人以后是我的了,只会是我一个人的。


Chris笑着看着对方,然后慢慢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吧,他也会羞涩。


主办方毫无办法,外面又赶来了大批的记者,走不掉,只能慢慢地等着热潮冷却。


这花了不少的时间。


提问环节几乎废掉,就在主办方发言宣布活动结束的时候,那个回收的话筒被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记者抢到了手里:“Chris我很佩服你的勇气!”Chris礼貌的笑了笑:“Oh,thank you!”


“那么,如果你的爱人是个婊子呢?”


“他曾经被人包养,在别的男人身下张开大腿哭喊……见鬼!他害得我成了笑话!他就该去死!!!”


话筒被粗鲁地摔到了前面的人的身上,然后那个高挑的女人从风衣内掏出一把手枪……


“Sebby!!”


他应该坐到他身边的。可他很享受对方隔着他人将眼神落到自己的身上,也很享受对方在被自己发现偷看之后害羞而微红的脸颊……我该坐到他身边的。


一声枪响。


人群在尖叫,有保安的声音,有对讲机的声音,有扩音器的声音……


他压在Sebastian的身上,心跳如雷:“hey,Sebby,Sebby……”


“Chris……”Sebastian脸色苍白:“你没事吧?!嗯?我……你,你受伤了?!”


Chris的白色衬衫袖口染上了红色,他抬起自己的手,手掌上全是血。不是他的……


“Sebby,没事儿的,没事!”


“Sebby,看着我!”


“Sebastian,看着我啊!我是Chris!很快,很快……”他几乎组织不好自己的语言:“Sebby,please!”


热烫的血液从对方的嘴角流出来,他眼神有些涣散,身体开始发抖,“Chris……我……”


“不,不,Sebby,不!别说话,会好的!我在这里!我在这里……I got you!!”


“别!你记得的,你知道的,你……我把你从那个人身边抢过来了!嘿,我们,我们在一起了!”


“Sebby,你是我的!我,我刚表白!很多人听到……please!我不会再喜欢别人!不会……永远不会……”


“Sebby……”


“Sebby,救护车很快的……Sebby……please!!!”


"I'm, I'm sorry……sorry……"


“不,不……”Chris紧紧的抱着他,疯狂的亲吻他的嘴唇,腥涩的血液涌进他的嘴里,“不要随意说那些话!是小伤,真的……”


是小伤口。就像你那些所谓的不堪回首的过往一样,对我而言都是小伤口的,我能修复的,我能治愈你的。我能!


“I love……”


“不要现在说!Sebby,不是现在……please,不要离开我……拜托了……”


“Chris抱他过来!”Scarlett的声音,“快快快!!!”


“不要离开我……”


那个原本能轻易抱起来的人,他却踉跄了好几次。


医院的味道一点也不好闻。


Scarlett随便找了一件衣服盖在他身上,“Chris,听我说……”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应该在里面。”


“Chris……”


他捂住脸,泪水冲刷着手掌上的血迹,混合成淡红色的液体从指缝中流淌出来。


“我不能没有他……不能。”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电视上见他……他那个对自己性向不肯定的弟弟躲在房间里看碟片,他翻窗进去,看到那个唇红齿白的军装小王子对着镜头流泪。


心死如灰,委屈得无以复加。


那个时候他模糊的想,如果小王子真的存在的话,别说是王国了,就算是命我也愿意给他吧。


真实生活中呢?


啊,美队1的试镜吧,那个人站在阳光里,隔着很远的地方对着自己笑,有点羞涩,有点胆怯:Chris Evans么?我叫Sebastian Stan!我很喜欢你演的霹雳火呢!


砰,砰,砰……


他不知道那就是一见钟情,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或许只是因为喜欢,单纯的喜欢一件美好的东西那种喜欢吧。


时间还很长呢,那个时候的他回笑着望着那个拘谨的男孩,慢慢我们会弄明白的……


FIN。




给它配了一个甜回来的番外。点击:2015年我已治愈了手癌。

评论

热度(8)

  1. 月の影,影の海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