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影,影の海

逆光(RPS,结婚狂和不婚主义。)

肥美帝:

因为优雅的低于生活提起,又翻出来看了看。


某些情节的确有点戳心,旧文,所以一发完。


对不起,说好些猫肉的,去吃火锅了又没写!(白天干什么了?!


看了万物理论哭成了dog,怕写肉都哭哭啼啼的。明天一定写。


title:逆光


CP:evanstan


级别:清水


作者:肥美帝


注意事项:AU。OOC。错别字(应该没有)


正文:


有些人就像是太阳,你面对他的时候,只会觉得刺眼。只有当你背过身,逆着光,才会知道对方到底给了你多少明亮。


                                                                                          ——evanstan


1.


门口传来的动静惊醒了他,或许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本身就没怎么睡着……就好像在闭着眼面对着黑暗。


他抽开被Sara压着的手臂时非常非常小心了,可动作间还是拉扯到了她四处散开的头发……嘤咛了一声,又猫似的抱住了他的手臂。


于是等他下床到客厅将灯打开时,沙发上映入眼帘已经是两具纠缠的躯体了。


在他的屋子,他刚换的沙发套上!而且他最喜欢的沙发垫还被女人的穿着艳俗高跟鞋的脚给踢到了地板上!


男人气喘吁吁的将印着口红的脸冒了出来:“嘿,sebby……join us?”


他在心底将那张脸皮比胸还厚的脸正打反打无限循环……“Chris Evans,就算你不想回家,你还有酒店可以选择。”


对方根本没看他,皱着眉头将手伸到了茶几下:“here is!sebby控制狂,总会把TT放在茶几下面,mua!”


“那是我的!”


“我不嫌弃尺码……”那个人还控制住满脸的情欲朝自己抛了个媚眼。


“明天早晨我要看到至少五百美金被压在我的房门钥匙下面。”


“我……”男人的头刚从沙发里冒出来又被一双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给拉了下去,湿濡又黏腻的亲吻声很快再次盈满客厅。


Sebastian叹了口气将房间的门关严,一瞬间犹豫着想把衣柜书桌什么的都拿来抵在自己的卧室门口。


他在黑暗里维持着思考者的造型站了一会儿。


适应了黑暗之后轻微的叹气,然后发现应该在睡觉的Sara带着询问的微笑看着他。


他摊了摊手,回应对方一个无奈的歪头笑。


“come here。”女人朝他张开怀抱。


2.


关于Chris Evans,他是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他们是朋友,只是朋友……大学同学,按照Sebastian Stan的性格,是不会和这种笑容灿烂的“肯尼男孩”有交集的。但人无完人,Chris Evans身体健硕长相帅气大吃四方唯独在高数上吊死了好几次……而Sebastian Stan其实都不是他的第一求助人。


拜托,这是大学,品学皆优的辣妹比比皆是呢!他们唯一的交集是在图书馆,Sebastian Stan实在受不了那两个黏在一起的男女借着学习的名号谈恋爱,相互探索各自身体的秘密,虽然他不是FFF团,但是好歹也认认真真的学一下二次积分啊!


内心吐槽侠Sebastian甚至都没敢明目张胆的指责,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将正确的题解义正言辞的扔到了对方的桌子上。


只是那么一次被对方当做助人为乐的忍无可忍的讽刺,真的。


他从来没有求过回报……然后呢,至少在高数结业以前,他们都是三人行。


感谢Chris吧,这出粗制滥造“多余之人”的剧集他居然成了常驻演员。甚至在某一次对方醉醺醺的带着一个小妞来的时候Sebastian实在受不了了,很冷静的问Chris是否有集邮的癖好,如果有的话,是想收集所有星座的女孩儿还是美国所有的州出产的女人都想尝一尝……不过都超过了,难道是想收集所有姓氏的美女?


Chris嘿嘿一笑:那你先告诉我有多少姓氏吧,我给自己定一个目标。


Sebastian觉得自己看着这个大仲马(种马)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为了摆脱这位行走的“精囊”他甚至异想天开的想去替考,虽然最终没能实行,但是对方最终擦线过关,对双方都是喜大普奔的事情。


至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面,两人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Sebastian一点儿,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人人都必须知道自己的定位,他很了解自己,也很了解他人。


显然,他对Chris的了解还不够全面。


因为他千挑万选的第一份工作的董事长,姓氏也是Evans……全世界有那么多个Evans,不可能恰好就是肌肉男Evans的家人吧?虽然也是蓝色的眼眸,笑容有些过分热切,但是老Evans先生头发不是棕色呢!


亲爱的Sebastian,你忘了,人老了,头发的颜色会慢慢变淡啊!


可是就算是亲生父亲又怎么样呢?他们真的不熟啊!


所以那个混蛋是什么时候拿到自己公寓钥匙的?


第一次来蹭饭又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带女人来过夜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将自己的客厅弄得像交媾战场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大喇喇的睡在自己的客房……还带着一个陌生人又是什么时候?


OMG,这个混蛋还喝光了我的水!


TMD!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于是安安静静和女友吃完早饭的Sebastian对着杂乱的屋子视若无睹,只是打开了窗户通通风,而且拉着女友一起出门之后还好心的替那一对狗男女关上了卧室门,房门……顺便不小心反锁了卧室门,房门。


3.


他记起昨天Sara晚餐的时候问他是否有空来着……但是如果知道是见对方父母的话,他估计就不会那么爽快的说有空了。


Sara是他的第二任女朋友,他的第一任女朋友连一个月都没有撑过。好聚好散的,分开后两人还是朋友,对方甚至和Sara的关系更加密切。


好吧,实话说,他知道他的现任女友和前女友之间的关系,毕竟他和Sara在确定关系的时候,就相互坦诚过,他不想结婚,但是不是玩玩,就是不想结婚。


而对方呢?


“我是双性恋。”女人长腿交叠,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很难说更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如果你非要说的话,估计是更喜欢让我动心的人。”


“而现在,你是我比较心动的人哦!”


于是不到一个月,在某次巧遇他的前任女友时,Sebastian也没有错过Sara眼里一闪而过的微光。


他意外的不在意。倒不是不希望伴侣忠诚,而是……他还没有将Sara纳入到自己的伴侣范围内,她,她应该就是一个陪着自己的人。


因为她的存在,有定期性生活,能出门去参加朋友聚会,不需要别人关心他的生活……就只是陪着自己而已。


虽然他模模糊糊的想过可能就是这个人会陪着自己一辈子。


但是他真的没想过要结婚。


对方的父母已经说起Sara兄长的孩子了,他知道这个阶层的到不至于催婚,但是他没有想介入对方的家庭。


太亲密了,亲密到危险。


他掏出手机,默默的将设置的来电黑名单取消。果然没过一分钟,他的手机剧烈的响动起来。


Sebastian的抱歉的微笑很真挚:“对不起,我的朋友出了点事情。”


“让Sara陪你们好吗,我会将信用卡留在前台……”他俯身在女友脸颊上留下亲吻:“亲爱的,好好陪你父母好吗,你知道的,Chris总是很麻烦!”


4.


他出门后简直想将那个号码又拉入黑名单,这样就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呆着了……铃声响起第三遍的时候他无奈的接了电话。


“sebby,我要结婚了!”


OK,狼又来了是吗?


“恭喜。”


“哈哈哈,Lili刚才同意了我的求婚!”


“在我的公寓。”


“下个月!”


“在我的客房。”


“你会给我当伴郎吗?”


“还是我的床上……麻烦你们起身穿好衣服,打包好留下来的可能沾有你们DNA的任何东西装进垃圾袋,对,Chris,安全套要么你吃掉要么你自己收拾好垃圾带走,只需要留下钱和我的钥匙,谢谢。”


“嘿,亏我还夸你半个小时才竞争过Lili的大学室友当上这个伴郎!”


OK,这一位准新娘大学室友是男性……槽点太多,Sebastian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


“而你,却将我们关在卧室里!没吃没喝就算了,你的客卧没有安全套……”


他站在路边看着人来人往,声音拉长:“有塑料袋啊!”


“我们之间的友谊呢?”


Sebastian叹了口气:“有过吗?”


那边哑然,嘟囔了一会儿,“反正你会给我当伴郎对吗?”


“你会滚出我的屋子对吗?”


“你不给我开门我怎么……”


“我不回来你还能死在那儿啊!”


“我会!!!”


Sebastian再一次无言以对。


“sebby,你快回来给我开门。”


“上网,Google开锁公司,或者打911。”


“喂,我……”


Sebastian直接挂了电话。


他以前会回去帮对方开门的,然后在对方腆着脸跑过来熊抱他说sebby你最好的时候将人踢进厕所,并且扔给他一瓶消毒液。


有人说人生是一个轮回,你控住不住自己的来,最后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离开。


而Sebastian的人生,至少在这一阶段的人生,就是由Chris结婚这种事情构成的。


因为某些事触犯到Sebastian,道歉(或者不需要道歉因为Sebastian生气不明显),和好(其实不像和好),再次因为某些事触犯到他……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或许,真的,或许这次是真的。


到头了。


5.


sebastian回到家才发现Chris这个该死的混蛋是真的换了门锁。但是,但是他要怎么进门!


所以胸大无脑不仅可以指女人,对男人也同样适用对吗?Sebastian叹了口气,想着或许这混蛋走得着急没有关客厅的窗户的话,他说不定能从隔壁翻进去。


敲开门后,隔壁有过几面之缘的金发碧眼帅哥浑身都是汗水,喘气有些不匀对他笑:“嘿,小可爱,出了什么事吗?”


汗湿的运动衫下能隐约看到码列均匀的腹肌,男人散发的好像不是热气而是荷尔蒙。Sebastian抿嘴微笑:“我忘了带钥匙,想从你这儿,额,翻过去一下。”


“当然没问题!”男人侧开身,就擦身而过都能隔着衣料感受到热度,Sebastian的步伐快了些,“thank you。”


男人的眼睛没有从他脸上挪开,露出一边的酒窝:“但是,我觉得还是翻比较好……毕竟我穿的适合。”


“太麻烦了,我……”


“嘿,请我喝一杯咖啡就好。”


他张了张嘴,下意识的舔唇,有些不好拒绝:“只有速溶的。”


“我想我不会介意。”男人踏上阳台,手臂肌肉隆起,背部线条流畅,大腿肌肉在震动……Sebastian别过头看风景。


这一刻他不知道该期盼那个人听话的替自己收拾了客厅呢,还是希望这个肌肉男一落地就被震慑三观。


6.


他喝完了自己的咖啡,而叫做Eric的男人的咖啡杯还是七分满。


而且,客厅的沙发,坐他旁边显得亲密,坐对面……Eric穿着运动短裤,而且里面没有底裤。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你有的我都有,但是如果对方的眼神没有这么热切的话,Sebastian在自己家估计能自在点儿。


他现在已经了解到男人最喜欢的歌手了,sad。


或许我该去开一个陪聊吧,对,一小时收费五十美元就好。


他保持着微笑,正想附和点头的时候,房门开了。


Chris衣冠楚楚的站在门口,还保持着一手拿着插入钥匙孔的钥匙,一手推门的姿势,一脸的WTF。


sebastian的错愕只有一瞬:我明明有女朋友啊,为什么此刻还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错觉?!


而且这也不是床!


最根本的,我和这个Eric真的没什么啊!


最最关键的,就算有什么和chris evans又有什么关系?


Sebastian继续保持微笑,平静又淡然的相互介绍,高度赞扬了Eric同志助人为乐的精神,对方表示远亲不如近邻,会在资本主义的号召下将邻里互助继续发扬光大……顺便咖啡口感顺滑细腻,什么牌子的他也会去买,如果没买的话,以后会再次找机会过来喝咖啡的。


然后光明正大的从正门出去了。


Chris呢,看着窗户皱了皱眉头:“我就是想着忘了什么东西!我居然忘记关窗户!”


sebastian应对上一个荷尔蒙帅哥有些累了,“呵呵,没关系。”


“进不了门你应该给我打电话!”


“我懒得拉出来……”


“你答应过不把我拉黑的!”


“你还表现得像个好人呢!”


“Sebastian……”


“what?”歪头笑。


Chris深吸了口气:“这个Eric,他看你的时候……”


sebastian看他吭哧半天也没说出来,叹了口气:“用的两只眼睛。”


对方被噎了一下,脸颊通红:“我知道!你,你真的不知道?!他恨不得吃了你!”


“所以我的邻居是汉尼拔?”


“不是那个吃混蛋!我说,他……他是gay!”


“哦。”


Chris的眼睛快要瞪出来了:“哦?”


“好吧,理由?”


“他那么喜欢健身……”


“呵呵。”


“嘿,你盯着我干嘛!就是,反正就是旁观者清啦!他一定是gay!你搬家吧!”


“你神经吧!”


他将Eric没喝掉的冷咖啡递给对方,一脸的无奈:“他是关我什么事?”


“what?”


“他有情,我无意。”耸肩,“对了,你没有偷偷留下钥匙吧?”


“咳咳……”


7.


昨天没有收到对方被甩了的消息,今天已经过了半天了……也没有收到。


但是他收到了陪准新郎试礼服的邀请。


有千百个理由拒绝的,他却答了一声好。


盯着电脑上繁杂的数据走了一会儿神,胡乱应答着电话那边因为婚礼而躁狂的人。


他甚至记不得约定的时间。


但他记得对方最喜欢的品牌,所以呢,起身请了假,打车到了服装店门口坐在长椅上等。


大概是因为他是个懒货,真的懒。懒得去谈恋爱,所以呢,这一个女朋友可能会交往一辈子;懒得去交朋友,所以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真是够惨的,最好的朋友居然是Chris Evans。


那个总是一头扎进去,带着各色辣妹和一张得意洋洋的脸宣布要结婚结果不到一个月就会被甩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诅咒了的男人,说不定这次是真的要结婚了。


说不定是从宣布结婚→被甩这个轮回进入到了另外一个结婚→离婚的轮回罢了。


反正我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真的,神灵,如果你真的有在听,在记录我最深的想法,那么,其实我想的是……这个男人虽然很烦人,但是为人还不错。


就让他得偿所愿吧。


让他婚姻幸福,让他家庭和睦,让他事业有成,让他一辈子身体健康。


给他他想要的全部吧。


如果太贪心了,我可以把我的给他,反正我不会有了。


他笑了笑,侧头看到那个人急急的将车转了个弯停在店门口,一脸的喜悦,朝自己走过来。


大步走过来。


8.


“我很累了。”


“但是……”


“你不觉得买戒指这种事情你应该带着那个Lucy吗?”


“Lili。顺便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而且你的眼光很好!”


“whatever。但是我不知道那个Lilith的手指的尺码。”


“嗯?”Chris皱着眉头,你知道了还了得?


好吧,这个借口Sebastian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所谓今天不买明天买,能今天做完的就不要推到明天好了。他默默的跟在对方身后躲在阴影里遮凉。


比他壮的大个子笑得温柔:“你这么小一块儿。”


“你才小!”


大个子别有深意的笑着耸肩:“你看过的哦,我不小。”


“我说脑容量。”


Chris:“……”


“那么,你和Sara有计划吗?”


“没有。”


“你们都……”


“你不嫌时间短,我也不会在意时间长。”


“我不是不嫌时间短。哈,其实,不是时间的问题。我,我很早就知道我会找一个女人结婚。所以,就遇到一个就提一次,然后这次……”


“congratulation。”


Chris的眼神有些期待,双手张开:“拥抱?”


Sebastian笑了笑:“不,你浑身都是汗水……我嫌弃。”


对方脸上全是失望:“你总是在嫌弃我!”


“哈哈。我和你相反,”他看着店门的玻璃上两个人微微错开的身影露出微笑,“我知道我……不会结婚。”


“我父母婚姻很幸福,别猜了。是我自己的问题吧!我,我不会结婚。但是我喜欢被人陪着,Sara同意,所以,说不定我们会就这样一辈子。”


原来“一辈子”三个字说出来这么轻,毫无分量。


“that's good。”Chris拉开门,有些沉默的样子,“我知道了。”


“我会好好给你写致辞的。”


“谢谢。”


“我只记得你大概十三个前女友的名字,所以你放心……”


“好吧,我很期待。”


他们相视一笑,玻璃门在他们身后缓缓的关上了。


9.


虽然知道没有什么东西是长久的,但是在他询问Sara是否有空陪自己参加Chris的婚礼时对方提出分手,还是让他震惊了一会儿。


至少呆滞的表情在对方将座位挪到自己身边时还没有缓和。


“你很好,”女人握着他的手,以一种家人,甚至是母亲的姿态,“Sebastian,你真的很好。”


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风度,真的。他长长的吐了口气,抽出手握拳:“OK,谢谢你陪伴这么久。”


“真的吗?”


“什么?”


“你!我是说我受够了!真的!你要假装到什么时候?!嗯?假装不知道我出轨,假装不知道我爱你,假装不知道不爱我,假装自己是个该死的异性恋!”


“Sebastian,就一次,认真的说。”


“你是真的恐惧婚姻,还是恐惧承诺?还是就只是他妈的,仅仅因为不是那个人!!”


他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看对方嘶声歇底。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总会相互影响。他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也不喜欢大喊大叫,他欣赏对方的地方也是温而不软,坚而不利。


Sara就是那种完美的女朋友,但是无论怎么完美,他没想过进一步。就到这里就好了,在自己给不出更多的地方停住脚步,维持状态不好吗?


有些事情何必说穿?而且,谁又能百分之百了解另外一个人呢?


他将叠放好的餐巾放到对方的手上,然后露出一个微笑,“我会去结账,帮你叫车。”


“你说的事情,我都答应……”


“我只是,sebby,我心疼你。”


“我不想你一直这样,一直,躲在我这里……嘿,就他妈的去争取一下不好吗?反正,反正他也是个混蛋啊!做不了朋友,也没有损失!”


“谢谢。”他起身离开之前给了对方一个离别的拥抱,微微叹气,眼神坚持:“但是,他是混蛋这句话,也只有我可以说。”


女人含着泪水笑出声:“那么你也是混蛋!”


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好好照顾自己。”


“screw you!”


他无奈的笑了笑:“再见啦!”


“you son of a bitch!fuck you!”


“胆小鬼!懦夫!”


“loser!”


10.


说好的double dating对方你侬我侬成双成对,自己孤身一人还是蛮心酸的,如果sebastian真有那个觉悟的话,虽然那个叫做Lara的女人对着他瞪大了眼一脸的“I'm sorry”。


“Sara和我理念不同,和平分手。”


美女还是没能憋住:“sorry!”


“其实应该庆幸,我和Sara我都优秀,分开了对其他男女是福利。”他露出一个微笑。


女人被他逗笑了,“OMG,我要是先遇到你该多好。”


他弯起嘴角,“现在也不迟,my lady。”


一旁的大胸男不乐意了:“嘿,我还在这里!”


sebastian撇了撇嘴角:“sad,终于有一个女人能将这个大胃王的注意力从食物上拉回来了。”


“嘿,我才不是大胃王!”


“看吧,现在还开始维护自己的名誉了,你是特别的……Lara。”


“Lili。”女人朝他伸了手,无名指上戒指闪闪发光。


Sebastian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吃下去,“额,哈哈哈……我终于整到Chris啦!哈哈哈!你知道就是说话让你看起来像是……额,Chris是个花花公子的样子!虽然他本来就是!嘿,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吧……”


Chris默默的对他露出一个这SB是谁我不认识的表情,于是被SB鄙视了的Sebastian接下来都食不甘味。


他们愉快的吃完了晚餐,Sebastian很绅士的没有抢着付款。本来应该各回各家的,Lili提议关爱单身狗,送Sebastian回家。


所以,单身狗也是狗,秀恩爱就是虐待动物这么简单的逻辑关系这对男女都不知道。


Sebastian笑着点头,然后发现将自己比作狗之后,他们这一车就真的凑齐狗男女了……sad。


不过比起在自己沙发上看到乱晃的生殖器官,前面驾驶和副驾驶的含情脉脉他直接扭头就可以避开了。


“欧哦,要先拐到加油站。”


“嘿,不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哦,我可不是个胖子!”


Chris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是瘦子。”


他亲吻了他的未婚妻,然后开车下去了。


Sebastian对着女人微笑,脑海里搜罗着可以用来打开局面的对话……


“Chris终于找到一个能压得住他的了!”


女人一脸的好奇:“嗯?”


“额……”他在自己的胸前托了托,有些尴尬:“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身材很不错。”


女人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OK!你比Chris的技巧还差。”


“你们会幸福的。”Sebastian这句话说得真心,有点傻气,怕对方不相信似的,又重复了一句:“真的,你们一定会幸福。”


“借你吉言。”


Sebastian低头露出微笑。


“但是,应该不会。”


“你知道,sex中比起对方没性趣,最让你郁闷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对方叫了另外一个女孩儿的名字?”


“那个只能排第二。”


sebastian开始搜肠刮肚:“别告诉我Chris其实是女人!”


女人挑了挑眉:“对方,叫了别的男人的名字。”


Sebastian石化在座位上。


“sad。”女人耸肩,扭头看着车窗外那个从加油站里走出来的健壮男人,声音有些低沉:“第二天我们谈了一会儿。在他喜欢很久的男人的公寓里,完全赤诚的交谈。”


“我们都需要婚姻,所以就一拍即合咯。”


“等等!”有什么东西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你,你说,他喜欢的人的房子?!”


“woops,”女人的笑容扩大,一脸的遗憾:“可惜你是异性恋,要不然你们在一起还蛮辣的呢!”


我不是。


我不是……他妈的!


他的手紧紧的被压在屁股底下才控制住自己没在那个SB走近的时候拉开车门下去揍他或者拥抱他;嘴唇咬紧,几乎能感受到血腥味,才没能开口质问或者坦白……他的胃里面像是翻滚着铁水,又烫又沉又痛。


他浑浑噩噩的被送回了家。甚至下车后,他发现那个SB一直开着车灯,直到自己走进了楼道……灯光就在自己身后。


那个男人,看着自己离开。


他喜欢自己。


他开不了口,真的。只需要一句Chris,你跟我过来一下。就那么几个字,真的。


他的一辈子啊,就一句请求就可以圆满的。


他躲在楼道里听着汽车远去的声音,先是笑着的,后来却控制不住的留下了泪水。


他回去应该先将电话线拔了,对,手机也必须摔碎。


他会受不了的,真的……Chris Evans,我他妈也喜欢你啊!


如果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的话,老子得有多爱你!!他妈的,克制了这么久,所以现在也在克制。


你选的人生,你,你愿意过的人生。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


11.


你有一千万个理由拒绝,都不敌一个你想接受来的有用。


而现在呢?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伴郎的请求。


人生中错过可能有很多种,但是,近距离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他在观礼席面带微笑,婚礼进行曲响起的时候,他朝身边的女士致歉,找了借口离开了。


他怕神父问是否有人反对的时候自己会控制不住站起来。


人在涉死的时候潜能最大,在期望落空那一瞬也是。恨不得做出什么翻天覆地的事情来改变故事的结果。


他躲在教堂的忏悔室里默默的坐着,静静的笑着,贴心的劝慰着自己:“其实这样很好。”


“友情比爱情长久多了。你看啊,一旦走出这一步,两个人要相互踏入对方的生活,很麻烦的Sebastian……就呆在安全的区域很不错。而且啊,还要出柜,要面对其他人的眼色。对了,你的CEO说不定会将你赶出公司。”


“悲惨世界不是吗?不牵手就不会分手。而且万一那个混蛋什么都不会呢?现在皆大欢喜……对了,Sebastian,两个男人在一起,帅气的男人在一起,对单身女性来说太暴殄天物了。你又不是同性恋,你……”


“只是爱那个人而已。”


恍惚间有了光影的变换,隔壁的门好像被拉开了。


所以这间教堂神父这么闲?


隔壁的呼吸有些沉重,他笑了笑:“father,我没有需要忏悔的。”


“真的吗?”隔壁的男人喘气有些不匀:“那我忏悔吧。”


“我,我临阵脱逃了。呼……我以为我不会的,真的。我在那个人交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就产生了可能要找一个女人结婚的想法。但是真的,想找人结婚的想法更早。是在那个人,那个人认认真真做题的时候。我睡醒一觉,他还在认认真真的帮我做题。”


“那些女人也会认认真真的做事儿,为了我,但就是没有那一次来的触动。我一直以为是我没睡醒的缘故,没睡醒,或者是那天图书馆的空调开得正好,阳光不是太烈,也有可能是我中午吃了喜欢的食物……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没有理由呢,我却生了强烈的愿望,非常异想天开的要和他结婚。他都不喜欢我,对我一脸嫌弃,god。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的。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可他有女朋友,该死的。”


“我只能找一个女人结婚,克制自己。不去打扰他,不去破坏,不去惹他闲。可是我一点儿也克制不住,我一想到他和别人在一起,我就很难过……”


“我安慰自己,婚姻是一个坎,总要经历的。过了就好了,说不定我结了婚,莫名其妙有了孩子,人生就定了,就不会想要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了。”


“神父问我愿不愿意。我控制不住的扭头去看他……他不在了。”


“可能以后,他就不止是不在那个位置上了,他不会在我知道的那个公寓住了,不会在我生活的城市存在了,慢慢的,他甚至不在我的人生里了……我觉得,我觉得……”


Sebastian控制不住哽咽:“那么,你就没有想过,他可能恰好也喜欢你?”


“我不敢,我,他总是表现得很讨厌我!他就是个混蛋!”


“你他妈才是个混蛋!”他吸了吸鼻子,“你想听他说吗?”


“什么?”


“喜欢你这种肉麻的话。”


“你会出来,然后走进来告诉我吗?”


“想得美。”Sebastian的心跳加速,又想哭又想笑:“我等了你很久了,你自己滚进来吧!”


FIN。


不是甜品的小甜品,双向暗恋。

评论

热度(32)

  1. 月の影,影の海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philey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3. 水知寒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4. wolfsongs_sss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