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の影,影の海

You're Nobody 'Til Sombody Loves You

肥美帝:

磨了很久的无人之境的番外。


特别注意:这文可以单独存在,视为一个AU,怕虐的不用去看无人之境,虽然我觉得还是应该去看一下。


AU:包子是个单身父亲,“霸道”总裁Chris一直暗恋他。


题目是James Arthur的歌,我还蛮喜欢这个睫毛长长眼睛大大身体胖胖的男人的,希望他发展更好。不建议去听……和内容不符。


链接一下无人之境:来看虐甜文。


title:You're Nobody 'Til Sombody Loves You


CP:evanstan


注意事项:AU,OOC,错别字,情节缺陷,被屏蔽。


级别:清水


作者:肥美帝


正文:


1.


据房东说,对面那户人家是在三年前才搬进这幢大楼的。


Chris因为对方留下家具的举动多付了近一倍的押金,嘴角带着笑容,心里却丝丝的疼痛:他离开那个人正好是三年……于是应该是他走了没多久,Sebastian就搬了家。


那个时候Chloe大着肚子。很可能是待产,只能拿最基本的工资,当然,那让Chris很是在意的陪聊兼职也不能继续了。


那么就只有Sebastian了。


那个落魄的小少爷为了即将到来的孩子搬出了楼梯灯坏的年头比Chris的岁数还大的破旧公寓,付首付买了这个配套设施和治安都好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小区的物业,准备给自己,给Chloe,给未出世的女儿一个安稳的未来。


那个倔强的人甚至还了Chris的欠款……Chloe一定不知道,一定的。


她那么爱他,怎么舍得他那么辛苦呢?


那张数额精确的支票他拿来干嘛了?Chris现在都记不起来了。


只记得他认为自己可以的,可以走出来……走出一段无望的暗恋,不,不是暗恋,是爱恋。


就像Sebastian,他认为自己可以的,慢慢努力,凭自己的力量撑起一个家。


房东说对面的女主人出车祸的时候Christina还不能走路,Chloe还在哺乳期,虚报了资料出去找了兼职……他们有孩子要养,同时,也有房贷需要还。


Sebastian一定是不知道的,他肯定是不知道的。


Chris不敢想在他生活一番风顺的时候这个人在经历些什么……他希望自己那个时候在,不管对方是不是需要他陪着,就在他难过绝望的时候,哪怕自己的肩膀或者怀抱对方并不需要,就只是静默的站在对方身旁,好吧,身后……就可以了。


只是想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走出那一段无望的时光。


可是生活永远不会让人如愿的。


他没能出现在那个时候,他不想说晚了就是晚了……他只能安慰自己时间之神有自己的安排。这段感情他从来没有资格渴求什么,就只是命运让他出现在对方的什么时刻他就只能全力以赴。


所谓的全力以赴,甚至不包括袒露心迹。他能做的,只是小心小心更小心,像是躲在陷阱旁等着敏感多疑的小白兔出现的猎手,屏息凝气,控制着心跳:那只兔子出现了,他或许会走过来,或许永远不会靠近。


哪怕猎人只是想温柔的替它舔舐伤口。


伤口……几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Evans总裁看着食指上溢出的血珠无奈的叹气,他从来不知道,打扫卫生会受伤。


当然,他学到了拖地的时候最好倒着拖,要不然他脏脏的大脚印总会出现在刚拖干净的地面。


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创可贴,他本想置之不理的,哪知道被那个凸出来的小钉子刮破的地方伤口虽小却不浅,一直不停的冒着血迹。


他撕了一截不干胶粘着,然后没了打扫卫生的兴致,冒冒失失的跑去Sebastian工作的地方不太好,他还伤了手指,或许在对方看来会有点装可怜的意味,特别是如果他不换衣服的话。好吧,现在一贯衣衫楚楚的总裁还穿着不同色系的拖鞋。


可是想见到他,想……至少在他一回到家的时候就见到他。


Chris端了一个塑料凳,犹豫着自己应该委委屈屈的坐在门口还是门里面。


最后还坐在门内,挤在小板凳上,委委屈屈的靠着门睡着了。


醒来是因为他从凳子上摔下来了,而且……他睡得太实,没能听到对面门父女回家开门的声音。


2.


Chris满意的扫视屋子,然后发现了沙发上钟点工遗忘的衣物,追到门口体贴的将镂空的披风搭在一手拎着包一手拎着垃圾的女士身上时,对面的门刚好被打开。


昨天还坐在他身边舔手指的Christina现在坐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眼睛圆圆的瞪着他,和他父亲的表情如出一辙。


Chris好想时光能倒流……他想解释,又怕自己会说多错多,笑容尴尬:“嘿,带Christina去游乐场吗?”


Sebastian疑惑了一小下,大概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小区附近的游乐场在下午六点后会半价。


他点了点头,眼神只是从Chris草草包扎的手指上一扫而过。


“我搬来这里了!”Chris对着人家即将离开的背影兴奋的呼喊,“额……Sebastian,我们以后是邻居了呢!”


对方对他挤出了一个一点也不激动的微笑,不过脚步停住了一会儿,侧身让那个多看了Chris和他好几眼的女士通过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手掌搂在自己女儿腋下,笑容温和:“Christina,这是Evans叔叔。”


小公主将自己湿哒哒的手指从流着口水的嘴巴里抽了出来,笑眯眯的朝着Chris张开了怀抱:“Chris……抱抱!”


我就知道老天不会一直整我的!Chris刚伸出手臂,那个朝他扭身子的小女孩儿就被父亲低沉的喝止了:“Babe,叔叔很忙……不,我说了,叫叔叔!”


“我不忙!”他急急的朝父女走去,这一刻忘记了自己定下的循序渐进的规矩,伸出手将肉呼呼的小姑娘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我房间已经收拾完了!对了,刚才那位女士是物业推荐的钟点工,打扫的特别干净!我当然不是在邀请你们去我家做客……毕竟我们要带着Christina小美女去游乐场对吗?不过,我们会路过一家特别好吃的汉堡店 !据说你特别喜欢……额,不是Christina告诉我的,我们拉过勾不会泄密的。我是说,或许你可以带着我去尝一尝?你知道的,我……我有点饿。”


Sebastian的目光还落在他被Christina的外套装饰物勾破渗出血迹的手指上。


Chris舔了舔唇,想着或许自己真应该像制定公司发展规划那样,制定一个和Sebastian在各种场合的聊天概要。只不过后一项的结果会决定他整个人生而已。他紧张又挫败:“当然,我也不介意Christina叫我Chris……你知道的。”


那天晚上精疲力尽的总裁Chris抱着自己被Christina专用的儿童卡通创口贴包裹的手指几乎要在床上打滚。


但想着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而且才不是初恋的小女生……两张创可贴,一张是温柔的Sebastian贴的,那个人头低着,靠的那么近,近到呼吸都喷到了Chris的手指上。


那个时候他在想伤的是脸就好了……好吧,他的确有因为这个想法而脸红心跳,呼吸不稳。


而第二张呢,贴的皱巴巴的,他们的宝贝Christina被蹲着的父亲圈在怀里,甚至将口水也滴落在了Chris的手指上,但眼里因为Chris的伤痛而委屈心疼,还撅起湿淋淋的嘴巴帮他的Chris呼呼,虽然后来不开心脸必须让Chris抱抱……


温柔又甜蜜的负担啊。


Chris最终决定在地上做二十组俯卧伸以纾解躁动不安的心。


顺便思考一下收购那家汉堡店的计划,当然,还有买下Sebastian隔壁的房子应该提上日程了,毕竟,隔一条走廊和隔一堵墙,他更喜欢后者。


3.


他踏入父女俩的家是搬过来之后的第三天,借口……呸,理由是自己的咖啡机坏了。


当然,那个咖啡机是房东留下来的,里面黑色的污渍太多,虽然还能工作,但是喝了这种咖啡很容易生病的啊!


门上贴了大大的snoopy笑脸的门只开了一条缝,但是奇怪的是,门后面没有人……Chris依稀能听到了Sebastian问是谁的声音,然后他才低下头看到了揉眼睛的小公主。


冲天发髻松散的歪歪的搭在耳朵边,小嘴巴嘟嘟的,胖乎乎的脸颊从门缝里露出甜甜的笑容:“Chris,morning!”


他想,这样的场景,这样的问候,估计将来的每个日子他都想经历。


小姑娘眉头皱皱:“coffee……”未长齐的牙齿喷出口水,因为Chris蹲着,直直的落在他的脸颊上,小姑娘歪着头想了想:“窝们家没有哦……拔拔说只可以喝奶牛!”


“那,我……我可以喝一点你的奶牛吗?”他眨着眼睛,“就一点点。”


大方的Christina重重的点着头:“Chris你是大大的人,你可以喝多多的!”


“谢谢!”他的心都快化了,“那么,小可爱,你可以帮我开一下门吗?”


“嗯!”穿着可爱猫咪连体睡衣的小胖妞蹬蹬的迈动着小短腿转身就跑,Chris以为她是去叫人了,结果人家却吭哧吭哧的搬来了一个和她自己差不多高的凳子。


然后对着比她腿还长的凳子鼓着肚子皱着眉头不开心。


Chris有些想笑,然后小姑娘又飞快的跑开了……这次是一只小矮凳,圆圆的。


他忘了呢,Christina是Sebastian教出来的,是stan家的孩子。


她很聪明,很独立,很倔强……很棒,就像他父亲一样。


因为成功的给Evans叔叔开了门,小公主得到了父亲的亲吻做奖励,当然,Chris也给与了适当的感激:帮噘着嘴不开心的小宝贝吃完了煎蛋,当然是背着那个正在帮孩子整理书包的父亲。


他不仅得到了一大杯婴幼儿专用奶,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还得到了送父女去幼儿园的权利。


虽然暂时只有这么一次。


他只是认真的说出来,他为这句话设想了很多的场景,状若无意的提起自己有车,并且公司恰好路过Christina的幼儿园什么的;亦或是苦口婆心的劝慰……但当话语真的到嘴边的时候,他只能站在父女身边,磕磕巴巴又无比的真挚……明明提供帮助的是自己,明明只是一个举手之劳,却好似在挖心。


而且自己才是那个行刑者,将自己的鲜活的真心,血淋淋的挖出来,热腾腾的捧到对方面前。


还好,还好……Sebastian没有客套的拒绝,没有转身就走。


他露出一个笑容,给了Chris意想不到的回报:“那么,晚饭我请。”


门口太窄了,他稍微退开了些,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是说,你知道……你的手伤还没好,还是先不要碰水什么的……在我家,就我和Christina,你请不要嫌弃。”


当然不会。


Chris怔忡着,差点被父女拉下,甚至差点被关在父女的家里。


不过大概他也是愿意的吧。


4.


兔子第一次来叩响猎人的大门花了时间稍微久一点。第十天他的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而且,正是很有耐心的猎人等候的人。


Sebastian并没有从那家商场辞职,相反的,他晋升虽然很慢,但也做到了酒水部的经理。


节日快要到了,商场太忙,而Christina的幼稚园放假,体贴过了头的父亲打了很多个保姆的电话,都没能选到合适的人……他一向不善交际,甚至在这个城市没有熟稔到可以托付孩子的人。


你说他的母亲?已经被送到福利机构了。


Chloe的家人本来就对女儿跟着一个一无是处只有一张脸的男人很是不满,Chloe车祸之后,就基本算得上是断了来往。


Chris这时才真正的感受到对方到底有多辛苦。他孤苦无依的带着嗷嗷待哺的小女儿,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没关系的,我在了。


他和Christina玩了一会儿藏猫猫和骑马马,然后将小称砣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两个人吃着棒棒糖看动画片……他们一起探讨了为什么平时唐老鸭光着身子而去游泳的时候却穿泳裤的世界难题,小胖又语嫣不清说不过他,低着头鼓着脸颊拔他的腿毛报复,后来黏糊糊的手指画着圈圈,像是在诅咒他吃果冻没塑料小勺子……


他心里又静又暖,抱着挣扎的小丫头亲了好几口……然后小姑娘就咯咯的笑着睡着啦。


我们的超级保姆Evans先生坐在睡着的小公主身旁,一边帮公主理着额头上的软发一边叹气,“你呀,慢慢的长大吧!”


“不,你还是快快的长大吧……要对你的爸爸好一点啊!”Chris想了想兀自低声笑了起来:“要对我们的Sebby好一点啊!”


“长大吧,我们一起保护他。”他在公主柔嫩的脸颊上留下亲吻。


那天晚上他们三个人一起吃的外卖……并且以“番茄酱吃多了会拉红色的便便哦”为理由阻止小公主以酸甜的番茄酱为主食,而且Chris签订了“丧权辱国”的“Christina番茄酱不是吃的哦,你看,可以抹在脸上……好吧,你可以抹在我的脸上。看,Chris是不是脸红红?来,来,让Chris蹭蹭……把我们的小可爱蹭成红脸蛋!”


疲累的父亲躺在沙发上看那两个心智不成熟的人一个跑一个追,腿长脚长的被蹒跚的小姑娘追的四处躲藏,哀哀求饶……他对于自己的未来一直都只有一个执念:他会养大Christina,他能做好。


其他的他都不知道……明天就像是Christina尿床的几率,谁都说不好。


当然,他也不知道明天的晚餐是什么……但是绝对没想过,他第二天强打着精神回到家时,会在家门口捡到一大一小两只蘑菇。


坐姿都相同,可怜兮兮的puppy eyes也很类似。


就连脏乎乎的手和脸颊肉如出一辙。


他早就知道的,真的……应该让小孩远离厨房。


当然,也应该让Chris Evans远离厨房。


所以,猎人的第一次留宿权利比他预计的快了很多……感谢被彻底摧毁的厨房和遭受波及的客厅以及被父亲抱在怀里的Christina小天使!


快要尖叫的猎人在父女狭窄的沙发上掐自己的大腿,低调,冷静,严肃!


但是好开心好幸福!


呜呜……


那天晚上,哄女儿睡着了的父亲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闭着眼听着客厅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的“碰碰碰”人体滚落撞击地板的声音并且控制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5.


而出现在他的工作地点,则是手到擒来的一件事了。


小公主是个很好的借口不是吗?


总裁先生请了半天假,特意去接了Christina,因为多次送小胖友去上学再加上小公主看到Chris时亮晶晶的大眼睛,老师们没有阻止,不过提出了晚上希望Sebastian Stan致电说明情况的要求。


当然可以。


其实温柔婉约的老师本来是要求Chris带着小胖友找到Sebastian就给他电话的……“拜托,”Chris的眼睛里全是恳求,“我们想给他一个惊喜。”


老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轻轻的捏了捏Christina的小脸蛋:“那么,也请把Joan的祝福带给你的父亲好么?”


“好!”小公主抱着Chris的脖子,重重点头。


结果他还没将小公主放进儿童专用安全座椅呢,对方就低声嘟囔说:“窝才不要呢……Chris,窝不要Joan。”


“拔拔是窝的,不给Joan!”小公主仰着头看他,一脸的愤然。


Chris心里有些怔然,“那,可以给Chris吗?”


小姑娘张了好几次口,最后老成持重的吐了口气,“你会一直,一直……很长时间,比昨天还长哦!比窝拉肚肚的时间还长!这么长……”两只胖乎乎的手比了个距离,脸上全是一本正经的恫吓:“好长的!一直和窝还有拔拔在一起吗?”


他亲了亲小姑娘的脸蛋,“那个词叫future。”


“哦……你会吗,Chris?”


他的心涨得满满的,看着小姑娘又纯又净的大眼睛,“Christina,无论你给不给我Sebby,我都会的。”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为了看那个穿着合身正装的男人,他几乎是推着Christina绕着酒水陈列打转。


小姑娘的注意力全被花花绿绿的商品吸引着,当然还有她抱不稳的牛奶盒子……而Chris,他被那个人的一颦一笑牵动着。


无论是转身的背影,还是和别人交谈时的侧面,亦或是怒视他的回眸……诶?怒视?


最后是Sebastian受不了了,走到他们面前礼貌的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然后:“我在工作!而且Christina下午该学习水果的单词!”


“那个她昨天就学习了哦!而且,我刚才教了他更厉害的单词!是吧,Babe?”


“yeah!f-u-t-u-r-e!”小姑娘一张嘴乳白色的牛奶就从嘴巴里漏了出来,Chris手忙脚乱的拿纸巾擦拭,Sebastian发现自己根本生不起来气。


小姑娘的脑袋从婴儿车里冒了出来:“还有那句长长的话!Chris……说给拔拔听一下嘛!酷爱说!”


“Christina……”他会说,或许,额,时间好一点的时候,现在应该太早了吧?!


小公主扁了嘴巴,开始吭唧,“酷爱说吗!窝记得很长的……”


Chris紧张的舔了舔唇,扭头看着一脸平静的Sebastian:“I'm……”


“Stan经理!”他们身后穿着工作服的女售货员朝Sebastian挥了挥手,一旁还站了好几个顾客。


Chris的话没说出口……其实都不是表白,真的不是。


他从来没有机会说爱。


应该是年轻的时候太过孟浪了,一辈子所有的好运都砸给他了……所以,老天让他在Sebastian这个堡垒前,连一丝希望都没有,甚至是连去期盼的心都没有。


爱一个人啊,真是卑微到了尘埃。


而Chris,还担心自己这颗细小的尘埃会碍着对方的眼……


本来应该转身就走的人的确迈开了腿,但却犹豫了一下。他朝Chris抿出一个微笑:“我知道。”


“但是……”Sebastian的笑容无奈又牵强:“谢谢,所有的。”


但是,但是。


为什么是但是呢?


6.


第一次给Sebastian过生日来的太迟了。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小公主在Chris的臂弯打着欢快的小呼噜,Sebastian本来想推醒她起来吃蛋糕的,又怕待会儿哄孩子刷牙是个大问题……他们一起将孩子放进了粉红色的房间,站在婴儿床前带着笑容凝视了一会儿。


温柔的夜色,温柔的气氛,温柔的人……让Chris的心温柔的很,有一种这就是永远了的幻觉。


他知道自己现在站的位置,或许不久就会有一个合适的人,女人,性格温柔,配得上现在这一刻的,代替他站在这里。


凝视着Christina,手搂着Sebastian的腰杆。


他想让对方知道他不在意的,真的不在意。


他得到过那么多东西……他在意得不到Sebastian,但是更在意的是,代替他的这个人能让Sebastian露出笑容。


比这一刻更幸福的笑容。


他张了张嘴,然后不明亮的光线里,Sebastian眼睑微微的垂着,声音低沉:“走吧,我们出去。”


享受现在吧,Chris。他点点头,“好的。”


至少这一刻,坐在Sebastian对面的是他;


至少这一刻,看着Sebastian在摇曳的烛光中许愿的是他;


至少这一刻,和Sebastian举杯共饮的是他;


至少这一刻,让Sebastian笑意盈盈的是他……


“Chloe走的时候,一点痛苦也没有。”那个人的手撑着自己的脸,本来瘦削的脸颊这一刻有些肉肉的。


Chris晃动着红酒,眼神温暖的看着对方。他知道,就像他从来没有资格说爱一样,他更没有资格对那个女人做出评判。


他们,或多或少都是一类人。


未达目的誓不罢休,只不过,他们这类人是用爱做武器。


“留下的才是痛苦的……肇事者请了律师,他们愿意承担全责,做出赔偿,但是……他们希望放弃治疗。他们说没有希望,一点希望都没有。成为植物人的话,就只有等待……”


“Christina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每天都在哭。她不会说话,不知道叫‘mummy’……她还不知道叫mummy呢,她的母亲就会被夺走了。”


“我……我明明记得,一切都很好的。我们搬了新的房子,她的公司突然有了季度分红……我明明记得我还是个年轻人,我不想面对这些……”


Chris的指甲差点将自己的手心刻流血,他想说的太多了,他想说不是你的错,想说那些人都是混蛋,想说对不起,想说自己应该在的,想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就只是,只是露一面,不需要说“嘿,Chris,我需要你”,就只是……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论当我是什么,只是你在受苦的时候,让我知道。


不能给你幸福,苦难也分担不了,那么,就痛苦着你的苦痛吧。


可是Sebastian没有。


“有一天她突然就好了。笑容满面的,让我把Christina抱到她面前……奇迹,偶尔也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不是吗?”湿润的眼睛看着他,“她和我说了很多话,和Christina也说了很多话……”


“她,她叫我去找你。”


“她说,嘿,你知道吗,Sebastian……Sebby,我最爱的人……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要给我们的女儿取名字为Christina?”


“你看啊,我爱你……所以我用我的爱困住了你,柴米油盐酱醋茶,现在还有Christina。我让你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而且你也爱我。我成功啦!而他爱你……”


Chris急促的喘息了一下。


Sebastian低低的笑出声,“就是放手,让你幸福的生活啊……”


7.


所以他第一次表白的时间……完全是不可预料的。


其实应该算得上是赶鸭子上架了。


他看着那个眼色迷蒙的人,想着哪有那么多好的时机啊,好的人,好的心就够了吧。


至少这一刻,那个人的眼睛看着自己呢!


“真是……”他耸了耸肩,“还蛮尴尬的。我是说,自己的心意被情敌袒露出来。”


大概是他认真的话语没有用认真的语调说出来,所以那个人也跟着同情的笑了。就像他表白的对象根本不是自己似的,不过这样也好……当做笑话也好,总比当做废话强很多。


“我以前一直都很嫉妒她。”Chris吐了口气,“当然,我没有像Christina那样,画圈圈诅咒她……她让你觉得快乐,我……我希望你快乐。”


Sebastian沉默不语。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他怔怔的看着Sebastian,“我,我想说……请你,千万,真的……别觉得有压力。”


“我并不,不是很……像情侣一样和你一起生活,我是说在一起,我想,但是……”


“天。”


“Sebastian,我不希望这个时候出现,在你需要帮助,很弱,很……”


“我希望遇到意气风发的你……什么也不怕,没有后顾之忧,可以痛痛快快的喜欢或者讨厌……我不是说我不想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天,我只是,只是不想利用你的弱点。”


“我想得到完完整整的Sebastian Stan……不是因为我对Christina好,不是因为将就,不是因为……”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是在质疑你的人品,更不是在说我不应该对Christina好……我……”


“该死的,我会在的,真的。无论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任何事情,只要你需要,我就会在的。你不需要任何的内疚,负担,或者是补偿……就只是,接受……不要因为感动来做决定。”


“Christina爱你,我们……我们是你的家人。”


他哽咽了一下,“我,我也爱你。”


这一次的沉默持续时间更久。但是没关系的,真的。猎人Chris Evans什么都没有,耐心十足。


“可是,”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困惑:“完完整整的我……就是很困窘啊!对人际永远不擅长,累累负债,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或许两年之内不会晋升的工作,时间不确定的兼职,同样不确定的性向……”


Chris的心放了下来:“我全部,全部接受。我是说,无论是朋友,还是……你知道的。只是,就让我呆在这里就好。等等,你刚才最后说什么?”


那个人低低的叹气,“或许……还应该包括,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会心跳加速。”


所以,就像Chris控制不了自己表白的时机一样,在一个完全没料到的时刻,他得到了这辈子自己最想得到的……人。


FIN。


其实最后我想写一个hand job的。


但是翻回去看了级别,清水那就算了。HE圆满!!!











评论

热度(9)

  1. 月の影,影の海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